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7章 暴发户式打架

作者:淡淡竹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蜀城,道盟,比斗场。

    比斗场在道盟广场后面,曾经是一个大型体育场,天地大变之后被道盟改建成了比斗场,专供道盟修士练习战斗技巧和相互切磋。

    比斗场有十几个擂台场地,本次区域选择比赛就是在比斗场中的中央擂台上进行。

    比赛开始的当天,一大早比斗场里就坐满了人,热烈的讨论着参赛的十大势力。

    “听说这次区域选择赛,金丹修士不能参加,各势力只能派筑基境修士参与。”

    “真是可惜,还想看看金丹境修士的战斗力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随着天地灵气的不断复苏,修士的实力虽在不断增强,可如今,金丹修士还是十分稀少的,常人平时也没机会看到。

    “这次参赛的十大势力在名额争夺赛中都有着出色的表现,想来即便不是金丹修士对决,也能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比斗。”

    “我就想看看名额争夺赛中得第一的星月门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妖兽杀得多,可不一定表示实力就强大。。。”

    “。。。。。。”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的议论着,喧哗的声音衬得整个比斗场十分的热闹。

    比斗场后台,参赛的十大势力已陆续到场。

    “张族长~”

    “吴族长~”

    “关族长~”

    “卫团长~”

    “。。。。。。”

    各方势力掌舵人几乎都来了,尽管如今大家都是竞争对手,心中恨不得对方立马嗝屁,可面上却丝毫不显,一见面,还是好得跟什么似的相互问候、寒暄、试探。

    “没想到蜀城三大家族连久不露面的老太爷们都现身了,他们对开宗立派可真是上心!”

    后台二楼,方杰五人意味不明的看着一楼的各方参赛势力。

    “当初我们不也是这样的吗?”舒云淡淡的扫了一眼蜀地各方势力便将视线收回了。

    昆仑施行开宗立派的事更早,当时昆仑的各方势力争夺名额可比蜀地激烈多了,一见面都能立马打起来。

    蜀地的人如今还能如此谈笑风生,也是本事!

    “哎,看看那些人脸上的喜悦和激动,但愿日后他们不会哭。”方杰摇头说道。

    方家在昆仑也算是小有家世,为了守住争夺到的区域,前前后后不知搭进了多少资源和人力,如此,才险之又险的在驻守区域立足了下来。

    如今不说发展,就是维持家族正常运行都有些吃力。

    以后能不能撑下去,还真不好说。

    “这些人只看到开宗立派的好处,却忘了凡事有利就有弊,道盟怎么可能白白将利益分出来便宜别人!”杜欣嗤笑道。

    “蜀地划出的那十个区域我了解了一下,危险虽有些大,可底蕴深厚的家族、佣兵团只要咬牙挺过去了,未来的发展还是挺不错的。”舒云道。

    比起昆仑,蜀地情况真是的要好太多,当然,高风险高回报,昆仑虽危险,可得到的好处也不是蜀地能比的。

    “原以为那鄢然是个聪明人,没想到竟然是个愚不可及的蠢货,见别人争夺开宗立派的名额,便也跟风参加,也不想想像她这么一个刚成立、没底蕴、只有区区五百修士的队伍,如何能驻守住一地?”

    方杰摇头讽刺道。

    “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她该不会以为凭她一人,就能守住数百上千里的区域吧?”

    “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她还真是这么想的。”

    “真是狂妄得没边了,罗轩他们都不敢这么干!”

    “。。。。。。”

    ------

    舒云方杰等人在议论鄢然的时候,各大参赛势力也在讨论星月门。

    “这星月门的谱倒是挺大的,如今各方势力都到齐了,唯独他们还没到,马上可就要进场了。”

    “人家那是想压轴登场呢!”

    “听说星月门的修士都是新招的,这次鄢然不出手,也不知会是谁代表星月门出场?”

    金丹修士不参赛,这让各大势力纷纷松了一口气。

    虽然心中不服,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鄢然的实力确实非常强大。

    好在星月门也就她一个人强。

    一个势力,只有一个人强,那那个势力也算不上什么。

    这也是各大势力虽然忌惮鄢然,可却并不将星月门放在眼里的原因。

    “来了,来了,星月门的人来了。”

    这话一出,众人立马看向后场入口,很快就看到十多个人走了进来。

    打头的是一袭绿衣怀抱黑狗的鄢然,飘然出尘的淡然样,引得无数修士注目,在她身后跟着的是吴凯、吴勇、吴谋等十多个人。

    “这星月门可真是寒酸,才来这么点人!”

    “谁让人家是刚成立的呢,招收到的修士难免少一点。”

    “一个刚成立的势力就妄想开宗立派,真是不知所谓。不管他们选到了那个区域,日后我们都得离那片区域远点。”

    “这是为何?”

    “蠢,他们那点人能抵御住所在区域的妖兽吗?你过去不就相当于是送人头的吗?”

    “对对对,多谢道友提醒,不然我还真没想到这点。”

    “星月门根本没有驻守的实力,也不知道盟为何会同意给他们一个名额?”

    “有什么办法,人家门主实力强大着呢!”

    “就算门主强大,可她一个人能抵御住多少妖兽?别到时候,星月门驻守的区域变成妖兽窝了!”

    “哎。。。”

    原本说得激动又大声的议论声戛然而止,那两个诋毁星月门的修士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面红气粗青筋暴起、一脸痛苦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两人的异样一下就让比斗场安静下来了。

    一直到鄢然带着吴凯等人来到星月门的休息地后,两人才像落水获救的人一般瘫坐在地上,额上大汗淋漓,身子不住的颤抖。

    张有生想到刚刚鄢然看他的那一眼,心底就忍不住发寒,整张脸也变得毫无血色,惊恐的往张家修士的休息地看了看。

    张少丰见他如此不堪重用的样子,气得脸色发青。

    这个蠢货,他这个样子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张家在背后诋毁星月门了吗?

    后场安静了一会儿,议论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没人再敢明目张胆的说星月门了。

    ------

    “贱骨头,就是欠收拾!”黑娃撇嘴道。

    鄢然没有理会周遭不时看过来的打量目光,流光灵杖在指尖缓缓的转动,等听到比斗场上传来宣布入场的声音时候,才抬头看向吴凯。

    “各大势力联手了,等会儿一进去,肯定就会有人挑战星月门,你要做好打九场的准备。”

    区域选择,实力说话。

    每个势力派出一名筑基境修士参赛,中途不能换人。

    每个势力都有向其他势力挑战的权利,同一个势力,有且只能挑战一次。

    一进入后场,鄢然就感觉到各大参赛势力隐晦的眼神交流。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些人想要做什么。

    “放心,我心里清楚。”吴凯严肃的点了点头,眸光内敛,不时划过跃跃欲试的色彩。

    这次能代表星月门参赛,他不仅不忐忑,反而还十分高兴,这意味着,鄢然算是真的把他纳入自己人范围了。

    想到脖子上戴着的防御玉佩,身上揣着的一叠灵符,吴凯的胸脯瞬时就挺了起来。

    有了这么些好东西,他要是还不能为星月门争到第一,他也无脸见人了。

    想到那些说星月门没有底蕴的人,他真想喷他们一脸狗血,他就没见过有谁像鄢然这么财大气粗的。

    看,他脖子上的防御玉佩,说给他就给他了;坊市有市无价的灵符,随便一给,就是一叠,试问哪一个家族和实力能做到这一点?

    “对了,鄢然要是遇到星辰佣兵团,我该怎么办?”星辰佣兵团可是赵元宇所在的势力。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鄢然面色不变的说道,元宇是她弟弟不假,可这并意味着她就要因此对星辰佣兵团怎么怎么样。

    “好勒!”

    ------

    比斗场。

    随着比赛时间的临近,场中人声鼎沸。

    “这是天地大变以来,体育。。。比斗场最为热闹的一次吧!”张盟主站在比斗场最高层,一脸唏嘘的看着虚无坐席的中央擂台。

    像眼前如此热闹的场面,他已经很久都没看到过了。

    “蜀城民众对开宗立派的热情都非常的高,这是好事。”有道盟高层笑着说道。

    蜀城虽然前后扩建了好几次,可从周边迁移来的人太多了,造成城内十分拥挤,外城有很多地方,现在还是几十人挤在一处,给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之前为了活下去,民众没有选择,不得不挤身在一处狭小的空间里;

    如今,有实力、有能力的实力可以驻守其他地方了,在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大部分人还是愿意走出去、重建家园的。

    如此一来,众人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积极参与。

    道盟高层谈话期间,十大参赛势力开始入场。

    随着一个个势力相继走入比斗场中,观众席上的民众沸腾了,声浪声一道高过一道。

    入场顺序不是跟据名额争夺赛的排名进行的,而是依据各方势力大小进行的。

    第一个进入比斗场的是关家,其次是吴家,再后是张家。

    三大家族的呼声是最高的,论影响,其他势力都不如传承久远的三大家族深入人心。

    到其他势力入场的时候,呐喊声低了一些,不过还算热烈。

    最后一个进场的是势力最小的星月门。

    鄢然带着吴凯等人进入比斗场的时候,观众席上的观众就像是事先打过招呼一样,瞬间闭了嘴。

    比斗场在这一刻,冷场了!

    这个反应,是星月门修士,包括鄢然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过的。

    好歹他们也是名额争夺赛的第一名吧。

    对此,吴凯等人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尴尬,有些面皮薄的修士,瞬间变得面红耳赤的。

    抱着黑娃,不时柔柔狗头的鄢然面上倒是还算淡定,只不过柔狗头的时候,手上的力气重了一些,引得黑娃连连抗议。

    “凯哥,之后你可得好好让这些人看看咋们星月门的厉害。”吴勇满脸不忿的说道。

    “你们看好吧!”吴凯双拳紧握,眼中闪烁着必胜的光芒。

    听到两人的谈话,鄢然看了过来,想了想说道,“比赛的时候,不要舍不得用灵符,我这还要好些呢,绝对管够!上了擂台之后,让所有人好好看看名额争夺赛第一名的风采。”

    玛得,星月门被小瞧了。

    被小瞧也就算了,毕竟星月门势力确实最弱。

    可是,用不用得着做得这么明显啊?

    原本她还想着不要太高调,如今看来,不高调是不行的了。

    再低调,星月门都要被踩到尘埃里去了。

    鄢然平时就是再随意,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此时心中也生出了几分火气。

    黑娃也是一脸的愤愤不平,“主人,日后你管辖的区域,可不能轻易让这些人入住。”

    “那是当然。”鄢然神色有些倨傲,她也是有脾气的,你们现在不是看不上星月门吗,日后想加入连门都没有。

    ------

    十大势力入场完毕。

    各方势力的参赛人员进入指定区域,擂台边缘,间隔均匀的建了十个台柱,参赛人员就站在台柱上,准备迎接挑战。

    “各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比赛的时候点到为止,不可随意伤人性命。”

    “好了,不多说了,比赛开始。”

    道盟的一贯风格,简洁、干练,没有多余的花哨。一声令下,比赛就开始了。

    最先踏上擂台的是蜀城比较出名的飞驰佣兵团的男修。

    男修,金灵根,筑基后期巅峰,人高马大,长得十分健壮,一上台,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指向吴凯。

    见他如此急切,连伪装都懒得装一下,吴凯脸露冷笑,就他了,首战他必须打出气势,打出星月门的威名,这个大块头,刚好是个不错的垫脚石。

    一个闪身,吴凯就来到了男修正对面。

    “吴凯!”

    “徐恒!”

    两人也没墨迹,报了名之后,二话不说,举起兵器就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金色剑芒和黄褐色的刀芒很快就碰撞在一起,引得空气连连震荡。

    两人出手又快又狠,身形奇快,普通人和修为不高的修士只能看到两道身影在快速移动。

    “吴凯是土灵根,对上金灵根,只有完败的份,这最后一名,星月门是坐定了。”张少丰笑着看了眼身旁的吴坤。

    “丢人现眼。”吴坤看了擂台上的吴凯,淡淡的说了一句。

    在耀眼凌冽的金色剑芒下,黄褐色刀芒就显得有些暗弱了。

    台下众人看着像是吴凯不敌,而台上的情况去恰恰相反,吴凯一脸从容,徐恒却已经满头大汗了。

    随着比斗的继续,徐恒越来越心惊,他的剑芒居然伤不到星月门的吴凯,不仅如此,就是他手中的长剑击中他,那家伙也没事,反而是他,被一股巨力反震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已经陪你打这么久了,你该下场了。”

    话音刚落,徐恒就惊悚的看到吴凯丝毫不惧他周身的剑气,就那般横冲直撞的朝他袭了过来。

    “砰!”

    众人看到擂台上一道身影被打飞,重重的摔落到了擂台上。

    “这就打完了?”距离比赛开始这才不到十分钟吧。

    “是星月门的修士胜了!”

    无视落在身上或愤怒、或好奇、或不甘的目光,吴凯状若无意的摸了摸挂在胸口的玉佩,笑容灿烂的看向鄢然等人所在的位置。

    ------

    “还不错!”见吴凯首战赢得漂亮,鄢然嘴角往上弯了弯,淡淡的扫了一眼不远处面色难看的张家、吴家修士。

    他们以为让她不参战,星月门就夺不到第一名了吗?

    真是笑话,就是拿灵符砸,也能将那九个参赛就是砸下擂台好不!

    之后的比斗,吴凯果然没辜负鄢然的期望,很是财大气粗的装了一回土豪。

    但凡上来挑战星月门的修士,无一不被他用灵符给砸下擂台了,看得观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就是道盟高层,和底蕴深厚的家族、大势力,也看得眼角直抽抽。

    用得着那么浪费不?

    明明一张灵符就能搞定对手,为何要多浪费一张?

    灵符多,就不用省着用吗?

    你星月门用不完,接济或卖给我们也是好的呀!

    不知道如今修炼资源很紧缺吗?

    败家的玩意儿!

    观看的修士都在心中疯狂吐槽。

    最后,只剩下三大家族的修士没有向吴凯发起挑战了。

    见识过吴凯用灵符疯狂砸人的御敌手段后,三大家族的修士面无那叫一个难看。

    连胜六场的吴凯可懒得管他们怎么想,很是土豪的站在擂台上,双手在身上一阵捣鼓,然后在众人气愤难忍的目光中,掏出一叠灵符。

    “第一名,星月门志在必得,你们谁先来?”吴凯脑袋微昂,右手拿着灵符“啪啪”的打在左手上,十足的暴发富模样。

    三大家族的修士被吴凯那副‘你们看着办’的嚣张样气的脸色通红。

    擂台下,鄢然也被吴凯这副模样看得脸色一僵,这家伙那欠打的神气样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孺子可教也!”

    听到怀中传来的童音,鄢然瞬间露出恍然的神色,这不就是黑娃时常作出的欠打样吗?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鄢然使劲揉了揉黑娃的脑袋。

    “哎呀,主人你干嘛呢,发型都被你弄乱了。”黑娃不满的声音响起。

    “就你这狗头,哪有什么发型可言!”鄢然无语道。

    ------

    看着悠然的和狗嬉闹的鄢然,道盟高层,三大家族,各大势力都无语了。

    拜托,擂台上还在进行比赛呢。

    能不能严肃认真点?

    真以为第一就是星月门碗中的了?!

    好吧,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是这样的。

    即便三大家族有些后手,可也经不住十几二十张二阶灵符的狂轰滥炸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