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每个剧本穿一遍

50.谁的女儿

    “教唆的罪名?”

    楚明芳似笑非笑的看着田萌萌,她倒是没想到田萌萌这么愚蠢的脑袋竟然会想出这样的话,也不算傻的太彻底:“萌萌,你当初跟我怎么说的,难道你忘记了?最开始你去了我那儿,从头至尾我都没有跟你说过让你去教训人家小姑娘,是你自己咽不下那口气找了那个什么周志强,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你爸爸是一个公司的,做的是正经生意,可不认识那种混混,至于你是怎么认识人家的,呵。”

    她说完就看着田守业,霍成骁则茫茫然着一张脸看着微凉,他怎么觉得有些听不懂这个女人说话?

    霍成骁听不懂但是作为成年人微凉听的懂。

    她前面那几句话,把自己撇清了关系,但是话音一转却把田守业的给拖下了水,而那句“我和你爸爸是一个公司的”,看着是和田萌萌说话,实际上却是在警告田守业,微凉猜测田守业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楚明芳握住了把柄。

    田守业脸色很不好看:“明芳,萌萌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她向来对你很是喜欢,你难道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发生这种事情,你明知道你随手就能摆平的事儿,为什么非要袖手旁观?难道这些年你对她的疼爱都是假的吗?”

    楚明芳听到田守业的话有些恍惚,有一句话其实田守业并没有说错,她对田萌萌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只不过有些事情她不甘心,心里面也咽不下那口气。如果她的女儿还活着的话也和田萌萌一样大了,但是凭什么她的女儿一生下来就断了气,别人的女儿却活得好好的?

    “我倒是想对她真情实意,但是你没看她是怎么对我的,一有事情就想全部推到我头上来,这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以后长大了岂不是要把我生吞活剥?田守业,你说说叫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田太太可没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什么错,所有的错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那你当初就应该离我女儿离我老公离得远远的!一天到晚挖空心思想破坏我们家的安宁!萌萌要不是跟你在一起,她怎么会学成这个样子?你现在反倒推卸责任了?行啊!推卸就推卸,到时候我上下通融一翻,我就不相信有谁敢把我的女儿抓到牢里去!咱们走着瞧!”

    有人出头田萌萌这时候默不作声,楚明芳却是淡淡的摇头:“田太太,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骨子里的黑心肝、龃龉无耻那都是有遗传的,所以她才是你们的女儿,说不定借着这次的事儿把她送到少管所去,以后还能少给社会添点负担。至于我自己怎么样,就不劳田太太费心了。”

    田太太气的浑身发抖:“再龃龉无耻也比不上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其实她不过也是外强中干罢了,不然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女儿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和曾经的仇人喝咖啡,然而对着女儿她也生不起气来,所有的不痛快,只能朝着楚明芳发泄。

    微凉则是在隔壁听的咂舌,这个叫楚明芳的女人嘴皮子好生厉害,一句话把这一家人都骂了!对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微凉心里面也算有一些谱了。

    楚明芳说完话拉开包厢的门就要离开,田守业看着毫无悔过之心的女儿,有恃无恐的妻子,还有一脸漠然的楚明芳,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明芳,萌萌不是外人。”

    楚明芳站在包厢门口嫣然一笑:“她对你来说当然不是外人。”扭头就要离开。

    下一刻田守业开口就把所有人震住了!

    “她对你来说也不是外人,因为她是你的女儿。”

    霍成骁睁大了眼睛,不曾想自己竟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他一个外人都这么吃惊的,里面的人可想而知。

    包厢的门已经被拉开,微凉听见楚明芳扭曲的声音:“你说什么?”

    田守业疲惫的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着你了。当年你生下的那个女婴并没有死,她就是萌萌,死的是艳玲生的那个女婴。”

    “田守业!你说什么!”

    田太太尖叫一声,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面前的咖啡因为突如其来的力道被震的翻倒在桌上,黑棕色的汁子很快溅的到处都是!

    然而楚明芳却仿佛听不到也看不到别人,她眼里唯一看得见的只有坐在那里的田萌萌!

    然而田太太的声音清醒的传入她的耳朵里面:“田守业!你把话跟我说清楚,我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死!萌萌就是我生的孩子!如果你是为了让楚明芳帮忙才说这样的话,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我的女儿就算坐牢也不会做她的女儿!”

    “艳玲!你能不能冷静一下,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种事来骗你吗?明芳和萌萌本来就是一对亲母女啊!如今闹成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忍心看她们反目成仇?我当年把他们母女硬生生的分开,已经对不起明芳了,你是不是非要看成这个家活生生的散开才甘心?”

    田守业看着坐在那里瞪大了一双眼睛,不知所措的女儿以及泪流满面的楚明芳,还有接近崩溃的妻子,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

    楚明芳一双眼睛如同浸了冰却又含着火:“你当年为什么告诉我,我的女儿生下来就死了?”

    她的眼泪直直的流了下来,走过去就给了田守业一耳光:“为什么!你说啊!田守业,你还是人不是人!我18岁就跟了你,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我还是向着你,你嫌弃我家世不好,要跟韩艳玲结婚,我还是向着你,不要名分的跟着你……”

    “你却瞒着我把我的女儿给了韩艳玲,你明知道我当时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医生说我大概这辈子可能就那么一个女儿……”她拽着田守业的衣领,眼泪纷纷落下,那些深埋多年的不甘心,此时全都爆发出来。

    田太太整个人都呆呆的,她还沉浸在田守业说的消息里面,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死,她可是亲眼见到女儿从她的肚子里出来,她还哭了一声,哭的那么响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