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龙裔的轨迹

第五章 坦诚

    “有必要这样吗?”看着镜子里那几乎已经被捂得严严实实,快要认不出来的自己,艾尔芬颇有些哭笑不得,对着隔着门外的海利加这样说道。

    “当然了……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是很有必要的防护措施。”海利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殿下您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的话我就进来了。”

    “啊……嗯,没问题,都准备好了。”艾尔芬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又想了想海利加之前嘱咐了好几遍的,进入炼金工作室前应有的穿着打扮,“请进来吧。”

    “唔……噗嗤……”海利加闻声推开房门,看到艾尔芬的第一眼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个,殿下,您的口罩戴反了……”

    “啊……糟了。都怪海利加先生一直在门外催。”艾尔芬懊恼道,一把抓下口罩,翻了个面又重新戴了回去,“这下呢?”

    “防护服倒是有很好地穿上……唔,想想也是,大概是因为女子学院的诸多礼仪课程中,那些种类繁多复杂的礼服要比这个难穿多了?”

    “是啊……那些衣服,有些甚至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下,要一个人折腾好几个小时呢。只是,那些衣服无论怎么说都是很好看的,就算是花费了一下午才打点好,也会让人有一种胜利的满足感,可这……”看着自己身上此时此刻那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海利加之前做好的备用的防护服,艾尔芬居然有那么一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也就是因为她真的是个素质过硬的美人坯子,才能在这种情况下依然看起来还觉得能看,否则换了个长相普通一点的人穿这么一身,那简直不要太丑。

    “如果能做出有自己参与的魔药的话,说不定也会有点成就感吧。”海利加一直在拼命忍笑,他不是故意要让艾尔芬穿成这样的,但是……

    “唉……走吧。希望爱丽榭不要看到这副样子才好。”艾尔芬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随后轻轻咳嗽了两声,很快就在表面上恢复了一直以来那份优雅随和的样子,“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为了避免可能造成的污染,我把它放在了远离人们居住的地方。”海利加点点头,“这边走。”

    ——————————————————————————

    在海利加不厌其烦地警告了三次,要艾尔芬做好心理准备,并且打开了那扇房门之后——艾尔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海利加要不厌其烦地啰嗦这么多次,要自己检查是不是把口罩戴好,以及一定要及时调整呼吸。

    房门内,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扑面而来——不能算是难闻,但是却充斥着强烈的刺激感。几样未完成的魔药还在小型导力熔炉的温度下慢慢地沸腾着;房间尽头的墙边摆放着一个非常巧妙的萃取液体的装置,和一套完整的魔药处理设备——当然,艾尔芬是一点儿都看不懂那些器材该怎么用的。靠近门这边一些的地方,摆放着一排小型坩埚,里面正在煮着一些东西,而另外一边的架子上,除了更多洗得非常干净的容器之外,还摆放着一整排已经完成的魔药;最外侧的柜子里则是一瓶瓶的烈酒,和经过蒸馏的纯净的水。

    “好厉害……”艾尔芬彻底被吸引住了,居然有些忘记了周围那有些刺鼻的气味。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就这样跑出去呢。”海利加看着艾尔芬这个反应,忍不住吐槽道,“来,把这个喝了。”

    “这个是?”

    “这个是能够缓和味觉感官的药水……当然,是暂时的。喝了这个就不用再忍受这么刺激的气味了。”

    “唔……有这种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啊。海利加先生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吧。”艾尔芬赌气地接过瓶子,却没有喝一口。

    “不是因为这个……嗅觉暂时退化,除了闻不到这些刺激的气味之后,对于魔药本身的气味感觉也会出现问题。如果是新手期间,很有可能就会因为这个,而导致没能规避一些原本可以察觉到的危险。因此,只有非常熟练的药剂师,才会敢在制作这类东西的时候喝下这个东西来避免干扰——我也是一样的。现在正在制作的这些药品……”海利加的手指依次划过每一个坩埚,“都已经可以说是刻在我灵魂里的东西了,熟能生巧,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海利加先生如果要研究新的药品的话,也不得不忍受这种味道?”听了海利加的解释,艾尔芬也不再纠结之前的问题。

    “其实还好……如果要研究新的东西,那自然是需要一间设施更加完善,条件更好的工房的……同时肯定也没有精力再兼顾其他类型药水的生产了。当然,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问题,自然也不能喝下这种屏蔽感官的药水。”海利加正视着艾尔芬,表情十分认真,没有了之前的苦恼推脱之意,“所以,艾尔芬殿下,您可要想好了。如果您真的来帮忙的话,在早期的这段时间,您就得不得不经常生活在这种刺鼻的味道中了。”

    “我明白了。”对此,艾尔芬只能选择放弃——不仅仅只是因为这样的条件,更是因为她也能看出来,制作这样的药物,可不像是七曜教会的那些简单的东西一样轻松,而是需要大量复杂的操作才能完成的。虽然不知道海利加是从哪里学来了这一套诡异的操作,但是想必,自己其实什么忙都帮不上吧。

    “我能理解这种感觉……虽然大家,包括我也总是在说,殿下的话,只要平安无事,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了……这样的话,但实际上却忽略了殿下想要为我们做些什么的感受。所以我才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选择把你带过来,亲眼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海利加老实承认,“从一开始我就没觉得您会答应。”

    “唉……真是完全被看穿了呢。”艾尔芬苦笑,两人从那间小小的工房中走了出来,“也许她们说得没错,目前的我的确没有什么……”

    “不……如果是短期内的话,的确有一件事情是公主殿下可以帮忙的——不如说,殿下您是最好的选择。”

    “嗯?”艾尔芬那张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