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做末代掌门

第四章 思闲门

    黑。

    一片黑。

    一片不见丝毫光亮的漆黑。

    这片漆黑让人感到压抑、恐惧、孤独,沈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现实?游戏?还是那个什么见鬼的思闲派?

    光!

    漆黑中一点光亮闪现,即便只是一点,被这片漆黑压抑的快要疯了的沈休见此仍是兴奋不已。

    “有人吗?谁在那里?”

    他大声的呼喊着,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呼喊,在那光亮闪烁之处,传来了一道声音。

    “叮,发现生命体特征……”

    “检测中……”

    “物种:人类……姓名:沈休……年龄:21岁……身份:思闲门掌门……”

    “玩家沈休,模拟人生绑定中……”

    处于崩溃边缘的沈休对于先前的话语,听得并不是很清晰,但对于一些词汇他此时确是敏感到了极点,堪比神兽河蟹。

    “敲里吗?我不玩游戏,放开我,我不绑定,我还没满18岁,我是小学僧,我寒假作业还没做完,未成年不能玩游戏。”

    那声音不管不顾,仍旧在持续响起,“绑定中,当前进度45.7%……请玩家耐心等待……”

    “我特么不玩游戏啊,开门,我要下车……这不是下线的车,我不修仙……”

    “绑定中……当前进度78.4%……98.9%……”

    在沈休不断的谩骂求饶声中,那道声音的进度终究是到了100%。

    “当前进度100%……”

    “正在进入……”

    “尊敬的玩家,欢迎你进入模拟人生,祝您游戏愉快……”

    沈休崩溃道:“愉快里吗啊,放我下车,我要下线!”

    那声音却似没听见一般,仍旧在不断响起。

    “事件检测中……检测完成……”

    “事件模拟中……”

    “模拟完成……副本生成中……当前进度23%……75%……”

    “副本《李云忠叛逃思闲门》生成完成,玩家沈休是否选择进入副本……”

    这些信息沈休却是充耳不闻,也并不在意,对他来说,他此时最想,也是唯一想的一件事便是下线!

    什么副本、游戏……之类的东西,他此生都不想再碰了。

    “不进……不进……我要下线,我不玩游戏,我最讨厌玩游戏了,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副本有什么好下的……快放我下线!”

    “叮……叮……警告,检测到玩家沈休精神错乱,有生命危险,现在正在进行强制下线……”

    这道声音的响起,对此时的沈休来说,无异于是天籁之音,他满心欣喜的等待着下线,等待着黑暗褪去。

    黑暗渐渐褪去,但熟悉的屋子,以及各种高科技电子设备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鼻尖也并没有呼吸到那熟悉且糟糕的空气。

    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画面,那些画面上的图案还在不停变换中,沈休试探性的将手伸向其中一幅画面。

    “砰……”

    似乎有这样的一道声音响起,沈休身子一晃,有些站立不稳。

    ……

    七月。

    青山县。

    干旱已经持续一月,未见丝毫雨水,赤地千里。

    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孩奄奄一息的倒在路旁,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男孩双眼绝望且无神的望着天空中那轮火红的烈日。

    一名身穿长袍的持剑男子走到男孩身旁,男子面露不忍,递过来一壶水,一些干粮。

    “天灾呐,这天灾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哎……吃吧,孩子……”

    ……

    沈休看着这幅画面,心中更是惊诧。

    他将视线投向那如同海洋一般的画面,不由皱紧了眉头,接着伸手又点向另一幅画面。

    还是那名英俊男子,还是那个男孩。

    英俊男子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答:“沈……沈休……休息的休!”

    英俊男子笑道:“沈休?好名字,要不要跟我走啊?”

    沈休眼睛发亮道:“跟你走有馍吃,有水喝吗?”

    英俊男子笑道:“有,不过跟我走了后,你就要当我徒弟了。”

    沈休毫不犹豫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

    画面戛然而止,沈休眼中更是惊疑不定,忙伸手点向另一幅画面。

    英俊男子和沈休行于山间。

    “师父师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你记好了,为师叫做江闲,你还有个师娘叫做周思,有个大师兄叫做沙云堂……”

    “嗯……对了,既然你已经拜入我门下了,那也要改个名字,按照辈分你应该是云字辈的,以后就叫沈云休了。”

    画面又是停顿,沈休毫不犹豫的将手点向另一幅画面。

    “休儿啊,你说我们建个门派好不好?”

    “门派?什么是门派?”

    “门派呢,嗯……就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因为同样的喜好聚在一起,他们就像家人一样,相亲相爱,互帮互助,欺负人的时候要在一起,被人欺负的时候也在一起,风光时一起风光,落魄时一起落魄,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那师父会在门派里吗?”

    “会,不仅师父在,你师娘、师兄、小雨儿、小忠子他们都会在。”

    “那好耶……”

    沈休持续不停的点着这些画面,不知何时,他的眼眶渐渐红润了起来,眼中有水润的光泽。

    ……

    又是一副画面。

    沈云休惊慌道:“师父,师父,不好啦!”

    “怎么了?”

    沈云休哭道:“师父,我肚子里长灯了,那灯还在冒火,我要死了,是不是会被灯给烧死啊?”

    江闲听了之后大笑道:“傻孩子,这是好事,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盏灵灯,而人们修行就像是在黑暗中前进一样,要有灯照着路,才能向前迈进,而没有点亮灯就无法前进修行,如果强行要走,就会因为看不清路摔到山崖下面去,轻则伤残,重则一命呜呼。”

    “所以啊,记好了,这修行的第一境,又叫做点灯境,休儿你现在算是正式开始修行了,来,让为师看看,休儿体内是盏什么灯?”

    ……

    画面不停

    江闲笑呵呵说着,“门派建好了,房子阁楼也安排妥当了,现在就剩最后一件事了。“

    沈云休好奇道:“什么事?”

    李云忠道:“二师兄你真笨,名字啊,咱们门派还没取名字呢。”

    江闲点头道:“没错,名字。咱们今天把名字定下来,然后把建立门派的事呈交给官府之后,便算是正式成立一个门派了。”

    “大家各抒己见,都说说自己的想法。”

    大师兄沙云堂想着自己练的功法,眼睛一亮,“金铁门!”

    三师弟李云忠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眼神,“真俗气,咱们门派一定要有气势,名字一定要威风响亮,这样才能不被人欺负,我想想……有了,叫神武门!”

    江闲含笑不语,看向沈云休和江小雨。

    “小雨儿,休儿,你们是怎么想的?”

    江小鱼这才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然后举起手里的糖葫芦,笑嘻嘻地回道:“糖葫芦门,糖葫芦这么好吃,取这个名字,这样肯定就能招到好多好多弟子了,到时候……到时候……”

    “嘿嘿……就有好多好多人喊我师姐了,然后我就可以收他们的……嘿嘿……我就有好多糖葫芦吃了!”

    江闲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番,然后将视线投向沈云休。

    沈云休皱着眉头,似乎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好一会儿后。

    沈休眼睛一亮,握拳击掌道:“有了,师父名闲,师娘名思,不如就叫闲思门!”

    沙云堂等人听闻之后,都是叫好。

    江闲想了想,然后宠爱的看了周思一眼,敲定了门派的名字。

    “叫思闲门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