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封明

第十二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获取这些信息之后,朱玺意识回归了身体,正要检查一下云梦的情况,却发现一边的左诗儿正拿着一只筷子不停的戳着他,眼中的好奇简直呈现出要爆炸的趋势。

    “你干什么?”朱玺伸手去夺她的筷子,没想到这小丫头手劲儿还不小,倒是前倾的身子没有站稳,被朱玺狠狠一拉整个身体倒了过来,两人就这样在静夜之中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流氓!”左诗儿难得的红了一次脸,拍掉朱玺还按在她屁股上的手,马上就跳开了,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件事情给忘了,因为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奇妙,甚至是有点诡异的,他想要弄清楚。

    “你刚才身上发光了你知道吗?那是怎么回事儿?”左诗儿好奇心难以抑制,也就暂时不追究被对方兜着屁股搂在怀里的的事情了。

    “有吗,我不清楚呀,是不是你眼花了!”第一招,朱玺决定来个死不承认,但是很明显,这一招不起作用。

    因为左诗儿摇头摆手,然后十分笃定的说自己看见了,而且就在距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观看了他整个的发光过程。

    “哦,那大概是我所修习的功法缘故吧,你知道的,隐世山门之中多有高手存在,他们的藏书库中古老的功法秘籍也是不少。”第二招,朱玺准备含糊其词,况且,他说的话也有一部分是事实。

    “骗鬼呢,练什么功能练得浑身冒光,我义父也是一个高手,我也是,所以在这一点上你不要诓我!”左诗儿半信半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东西她没有听说过,但是并不代表那种东西就不存在,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

    “这位小姐姐,我好像没有义务给你解释这么清楚吧,哦对了,我决定去研究一下你说的是不是和我的功法有关系,你要不要一起来!”朱玺坏笑了一下,准备开始施展第三招。

    “好呀,走!”左诗儿好奇心爆棚,自然没有细细斟酌这家伙的话,立刻就应了下来。

    “嘿嘿,良辰美景,风花雪月,想不到小姐姐你如此慷慨,我们才相识不到一天,你就愿意跟我一起研究我的身体构造,实在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讶。”所谓第三招,那就是耍流氓。

    这招一出果然见效,当左诗儿看见朱玺开始宽衣解带的时候,立刻就夺门而走,砰的一声关上门之后,站在门外放声大骂:“流氓,登徒子,想不到你衣冠楚楚,原来是个禽兽!”

    这夜深人静的,她这样骂被那些护卫听了去自然是不好的,所以朱玺很快也夺门而出,两三招之后就将她制住,带回了房内。

    “再叫唤,小爷就让你变成我的女人,哼哼!”放肆的在这小丫头的胸口来回的扫视了几遍,她立刻就变得像是一个打了败仗的鹌鹑,苦兮兮的小脸上满是哀求。

    然而朱玺却没有放过她,直接将她僵直的身体搬到了床上,左诗儿想叫叫不出声,只能眼睛骨碌碌的乱转,投射着愤怒的目光。

    朱玺也不理会这个家伙的表情,又取出了几根银针,开始在她脑袋上施针,不一会儿她就开始陷入了沉睡。

    朱玺这次行针可以让这丫头半个时辰之内的记忆陷入恍惚之中,要不是炼魂香实在太珍贵,他都决定配合使用,让她彻底忘了这事儿。

    等到左诗儿完全沉睡之后,朱玺又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云梦的身上,只见那些特制的中空银针正在引导出一些微弱的气流,这些气流阴寒,在云梦身体上空大约半尺的位置上想成了一片白色的雾气。

    与此同时,那些涂在他身上的药物也开始慢慢的被她吸收进去,最终在过去了两刻钟之后,变成了一片灰黑色的药渣。

    “哎,看来这里的药材还是不如深林之中的那些年份足呀,竟然如此多的残留!”朱玺叹了口气,照现在这种情况看,他恐怕要多施几次针了。

    等那些药渣完全干结之后,朱玺就拔除了那些银针消毒之后装回自己的皮包之中,这时创世的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响起,向他询问是否要将医疗器械收进脑域实验室。

    一时玩心大起的朱玺立刻应允,然后那小皮包还有之前的那个刀包就消失了,包括他装在身上的那一小盒炼魂香和其他的一些杂物。

    反复的将东西收起再拿出来,朱玺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直到云梦发出一声低吟,他才将注意力转移。

    拔针之后,云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醒了过来,当她感受到朱玺灼热的目光之时,心里顿时觉得千头万绪,百感交集,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小腹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那感觉并不灼热,相反还暖洋洋的。

    “梦姐姐,你真好看。”朱玺痴呆呆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更引得云梦不知所措,只好轻咳一声,将自己目前的感觉说了出来。

    “哦,这个呀,没事的,等一会儿我教姐姐几句口诀,按照口诀中所说引导那些热流,对于姐姐的增益那将是非常明显的,哦对了,梦姐姐你还是再去清洗一下吧,虽然说瑕不掩瑜,但是这些药渣粘在你身上,实在是破坏美感。”

    朱玺指了一下云梦的身体,嘴角扬起一丝坏笑,后者一听,顿时羞恼轻骂一句“你这小色狼!”之后便取过衣衫,冲向了之前洗浴的场所。

    朱玺看了看还在床上躺着的左诗儿,探手取下了她身上的针,翻手也送进了随身空间,只是这丫头怕是要一觉睡到大天亮了,因为朱玺对她可是没有留手的。

    云梦清洗完了之后,就过来叫了朱玺,两人一个赛一个的精神,没有丝毫的睡意了,长夜漫漫,天上星光点点,自然是要上房顶上去赏一下这诗画夜色了。

    云宅这边景美人好,有人睡得正香,有人心旷神怡,但是同样美丽的夜色之中有些人今夜注定难熬了,比如那个丘宝玉。

    朱玺一根筷子作为暗器,扎在这浪荡公子的腿上,现在,丘府上请去的那个大夫看着这根筷子却是束手无策。

    他曾尝试将这筷子直接拔出,但是刚刚伸手碰到那筷子,丘宝玉就杀猪一般的嚎叫,倒不是这将军府的公子哥儿真的就如此草包,实在是那筷子射得极其刁钻,直接就扎在了他的骨缝中间,被两边胫骨和腓骨夹得紧紧的。

    此处靠近膝盖,神经丰富,凭借这位大夫的行医经验不难看出,如果处理不当,恐怕就会给这公子造成严重的后遗症,他也担不起那个风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