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做妖要像做人一样

第15章 怪物初现

    “啊!”

    剧烈的疼痛和无尽的恐惧,让她发出的这声惨叫,不似人类。

    整栋楼的声控灯,都在惨叫声中亮了起来。

    “咣当!呯!”

    叫声还在空空的走廊里回荡着,靠近三楼楼梯口的一扇房门,就以一种异常暴烈的方式被人打开。

    “妈的,还有完没完?大半夜的,鬼叫什么!”

    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人,骂骂咧咧地从门里冲了出来。

    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孙新瑶站了起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救我……救我……”

    她面部扭曲,浑身的肌肉都在不停抽搐,腹部更是如同注了水的气球,胀起老高,皮肤表面荡起一层层的水样波纹,两腿间血流如注。

    她颤抖着身子迈下楼梯,然后脚一软,从楼梯上一路滚了下去,最后脸朝下,趴在地面上。

    “哎哎哎哎!”

    短裤男人发出一连声的惊叹,但在惊叹的同时,却停住了脚步。

    他站在几米外,保持着一个不会被牵连到安全距离,等看清了圆滚滚的肚子,和地面上的鲜血,又大声喊道:“喂,这谁媳妇呀?要生了还到处乱跑!”

    房间有限,为了避免尴尬,官方不得以采取了男女分寝的办法。三楼住的都是男人,四楼住的都是女人,这其中自然有不少人是夫妻关系。

    男人这声喊后,又有几扇房门打开,探出几个脑袋,往楼梯口张望着,但并没有人走出来。

    “喂,到底谁媳妇呀,有人认没?”短裤男人又喊了一声。

    跟他同屋的一个男人,站在门框下,以事不关已的态度说:“别喊了,估计她老公不在身边,没听她刚才一直打电话吗。”

    又有人说:“先看看人吧,别再死了。”

    短裤男人顺着声音看过去,瞪了瞪眼睛,不满道:“要看你看!血糊淋剌的,又不我媳妇,我管那事呢!”

    门框下的男人又说:“找当兵的来,就是他们搞事情,非把我们关在这。这回闹出人命了,我看他们还怎么说。”

    立刻有人附和道:“对对对,找当兵的来!”

    这时,一个年轻男人从走廊尽头的房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经过短裤男人身边时,短裤男人问:“喂,你媳妇呀?”

    年轻男人瞥了他一眼,没说话,走到孙新瑶身边,蹲下身,轻声问道:“能听见我说话吗?”

    “砰!”

    回答他的,是尤如轮胎爆胎般的一声闷响。

    孙新瑶的肚子里似乎装着一颗定时炸弹,突然炸裂开来。

    鲜血和碎肉溅了年轻男人一身,一小截肠子挂在他脖子上,还在蠕动。

    年轻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显然是被吓傻了,一动不动的,只是瞪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孙新瑶的尸体。

    “靠!”短裤男人惊叫了一声,原地蹦起老高,落地后摆出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侧着脸,看着孙新瑶的尸体。

    肚子炸裂,血肉横飞,只可能是具尸体的孙新瑶,却突然动了起来。

    “咔!咔!刺拉……”

    一根根白森森的肋骨,撑破了皮肤和衣服,从胸腔下支了出来,如同蜘蛛脚一样,撑起上半身。

    “鬼呀!”

    短裤男人发出一声鬼叫,拖鞋都甩飞了,几步就蹿回房间,把站在门框下的男人,直接撞翻在地,然后“砰!”的一声,甩手关上房门。

    “砰!砰!砰!砰!”

    好像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关门声接连响起。

    年轻男人也终于有了反应,他脚蹬手挠,屁股蹭着地面,把自己蹭出好几米远,才手忙手乱地爬了起来。

    然后惊恐地发现,走廊里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一扇扇房门,全都关得死死的!

    他想顺着楼梯跑下去,可那怪物占据着楼梯口的位置,他实在没有胆量过去。

    于是他扑向离他最近的那扇房门,用拳头猛力砸着,砸的门板“咣咣”乱响,嘴里大叫着:“开门!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屋里好像没有人,根本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连忙又扑向另一扇门。

    已经不在是个人类的孙新瑶,似乎连行动方式都有所改变,面部朝下的她,居然像翻了壳的乌龟一样,在地面上竭力挣扎着。

    蜘蛛腿一样的肋骨,伸伸缩缩,左撑一下右撑一下,终于让她翻了个身。

    炸出一个血窟窿的肚子里,露出一张怪脸。

    怪脸有着鲶鱼一样的阔嘴,螃蟹一样的柄眼,脸皮如初生婴儿般,布满深深的褶皱,沾满灰白色的黏稠液体。

    怪脸的眼睛探出眼窝,看向年轻男人,然后咧开了嘴,似乎在笑。

    但嘴里发出的声音,倒好像谁在半夜磨牙,锯齿一样的牙!

    它也确实有着两排尖细的、锯齿状的牙齿。

    “咯咯咯……咯咯咯……”

    听到这声音的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然后他抖得更厉害了。

    有着良好教养,一辈子没说过几句脏话的他,居然像个暴徒一样,用脚猛踹着房门,破口大骂,“CNM,开门啊!开门!”

    怪物蜘蛛脚一样的四根肋骨,上下挥舞着,剪头发一样,切割着胸腔内残存的脏器。

    最后只保留了还在蠕动的心脏和胃囊,将其余脏器一一抛出体外。

    处理完这些,十二对肋骨合拢起来,面具一样遮挡住半张面孔。

    然后它身子一阵抖动,全身上下发出一连串“咯咯咯!咯咯咯!”的脆响。

    整个身体,全都不自然地反向扭曲过来,好像一个可以随意扭动关节的塑料人偶,以一个肚皮朝上,却四脚着地的诡异姿态,站了起来。

    男人终于不再企求别人的怜悯,放弃了敲门的举动,操起立在门口的一把拖布,对着怪物抡了两下,虚张声势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但在怪物迈出前脚的一瞬间,他就放弃了抵抗,发出一声惨叫,扔掉拖布,转身向走廊尽头的窗口狂奔。

    这里是三楼,就算跳下去也不会摔死。

    如果他一开始不去敲门,而是选择跳窗逃跑,或许现在已经摆脱了危险。

    但人在生死危机的紧要关头,总是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他选错了,所以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怪物开始追击,狗一样的姿势,却比猎狗还要迅捷!

    它几步就追到男人身后,高高跳起,将男人扑倒在地,两排白森森的肋骨支出,尖刀一样,刺入男人后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