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636章 召回令

    斯大林敲着桌子,情绪强烈:“那些游击队指挥官必须到莫斯科述职,还有那些科技人才。尤其是那个里固施科夫,我要委任他新的工作。还有斯佩洛斯金娜同志,她尚未成年,她必须脱离战争,我们要给这位苏联英雄以极高的荣誉。最重要的莫过于别列科夫,我们必须从他身上获取全部的价值,以使我们快一些打赢战争。”

    “要有很多人回到莫斯科,恐怕这件事并不能迅速完成。”

    “所以我请您来商议此事,我希望听听您的意见。”

    “我的意见?我完全至此您的决意,如果您希望听到一些不同意见,我倒是有一些需要您的裁可。”

    全联盟的游击运动都是波诺马连科负责的,他的工作绝非是遥控指挥沦陷区的各支部队作战那么简单。诸如调派飞机给沦陷区空投物资,在后方组织训练游击队指挥官。部分游击区的发展状况较好,因为那些游击区有建议机场,使得可以通过空运的方式,将一些伤员、孩童接回来,亦能使得指挥官定期回来述职。

    普里佩特沼泽地实在有些远,不过,因为之前进行的空投行动全部成功,实战充分证明了,从图拉到游击共和国的那条航线是可以长期利用下去的。

    本来,别列科夫离开沼泽地是必要的,领袖终于下定决心。他要离开,肯定是到拥有机场的游击区,从那里乘坐小型飞机离开。在抵达友军游击区之前,别列科夫必须从穿越敌占区。

    那个男人是从基层士兵做起,经历了许多次血战,他绝不畏惧战斗。只是,倘若穿越火线时他遭遇不测,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对!这里本身就存在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

    波诺马连科谨慎的问:“领袖同志,我想,您是希望需要召回的人员,通过敌占区到我军控制的机场,乘运输机回来?”

    “当然,难道还有比这更快捷安全的方式么?您放心,当行动开始时,我们一定会派遣战斗机护航。”

    “我完全相信空中行动的万无一失,只是他们在穿越敌人控制区,恐怕有些人会……”

    “不!别列科夫自身就是战士,他并不害怕直接作战。”

    “但是,他的妻子呢?贝茜卡·伊万诺夫娜·别列科娃,她是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她又怀有身孕至少四个月了。如果她没有怀孕,她有足够的能力自我保护。现在的她失去了这一能力!所以我要说是,我们不能让这一行人离开游击共和国。”

    “嗯,我明白了。”斯大林点点头:“那就命令他们在游击共和国,突击修建一个机场。您就是这样打算吧。”

    “正是,就像他们曾经做的那样,他们可以再修建一个机场。这就是我的建议。”

    “修建机场,很好……”

    急功近利可谓人之常情,斯大林承认了他因为在五月份的急功近利,迫使南部的局势出现战略性灾难。一个优秀的人总会总结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现在的斯大林很乐意听一听波诺马连科的意见。

    他继续说或:“我对工程建设几乎一窍不通,但我知道修建一个机场需要时间。我很希望能早点见到别列科夫,他真的是一个福人。”

    “他的确很不一般,在他的组织下,一座崭新的机场一定能迅速建成?恐怕,只需要给他们十天时间,我们的飞机就能正常起降了。”

    “这么快?等等……”斯大林扶着脑袋想了想,又说:“根据您提交的报告,以及其他一些部门的报告,过去的战役他们损失很大。他们的军队正在休整,难道还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在短短十天内,在沼泽地上修筑一个机场?我难以相信。”

    “哦非常抱歉,我刚获悉的一些情报尚未通报您,根据这些情报,我相信他们的确有强大人力物力。”

    毕竟游击共和国发送的电报,游击运动指挥部总是第一时间接收,情报将进行汇总在送到斯大林的办公室。游击运动指挥部在直辖范围内有着充分的自由权力,波诺马连科太明白斯大林的态度,游击运动搞得好才是一切的关键。

    “他们损失很大的同时也接收了至少三万难民,游击共和国的人口达到十万人规模,万幸的是他们的粮食足够养活这么多人。他们两天前还召开大会,别列科夫同志在会议上提出了一套发展战略,即是将游击共和国作为粮仓、军工厂、医院和食盐生产基地,以长期稳定的供应自身与其他部队。”

    “等等,您刚才说什么?食盐生产基地?”

    “对!”说到这儿,斯大林也难掩心中的激动,“我知道他们开了一个会,我派遣的那位专员发来的情报说明了这件事。但是盐是怎么回事?”

    “他们发现了一个盐矿,以后的量产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对平安越冬的担心,他们又组织了全民捕鱼的行动,试图用挖到的盐大规模加工腌鱼。”

    (波诺马连科说起盐矿的时候,游击共和国的食盐精炼厂才还在最后的兴建期。萨林奇金发给莫斯科的电报,其内容首先要经历内务部的审核,删删减减后将内务部认为有价值的信息提交给斯大林。)

    “这……这些情况,我竟浑然不知!”斯大林因为惊讶,他浓厚的眉毛竟在颤抖。

    波诺马连科趁机调侃:“也许,那些同志认为我刚刚所述的问题都是些小事,不必呈报于您。”

    “不!粮食的事情从不是小事!”

    朱加什维利自己是苦孩子出身,知晓底层人民疾苦,他渴望改变沙俄时代的一切。他追随列宁渴望理想的未来,但他也意识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正如他的化名“钢铁”,朱加什维利成了铁人,他以钢铁的意志发动了针对托派的斗争。

    所以,有的人称呼他为新的伊万雷帝,或是新的彼得大帝,或者干脆谓之暴君。

    事到如今,世界大战中的苏联,又到了一年的麦收季节。因为男性劳动力纷纷成为士兵,粮食大幅度减产不说,集体农庄的生产主力变成了女人。在今年麦收结束后,根据农业部门提交的计划,1943年的春耕,相当多的土地将用于种植更高产的马铃薯。

    马铃薯,穷人的保命粮食!

    斯大林完全支持这一提案,虽然美英的粮食持续援助中,能拯救苏联的还是苏联人民自己。至少苏联还有一些海上交通线能源源不断的获取盟友援助。

    至于游击共和国,三次空投主要是武器弹药和御寒衣物,能够养活十万人过冬的粮食的确是他们自行生产的。

    “他们能自行生产食盐,真是令人欣慰啊。这样我们未来给他们的空中补给,飞机就有更多的空间存放武器弹药。”

    波诺马连科继续说:“我认为粮食方面他们完全能够自给自足,并能持续扩大耕地面积,他们的存才将极大程度削减其他游击区的后勤压力。所以为了游击共和国具备更大的战略价值,机场真是飞修不可。”

    “很好,我给予他几天时间……”斯大林看看挂在墙上的日历,“就这样吧,在九月之前,他们必须修建一座机场。一座可以起降运输机的机场。”

    “他们一定可以完成!”

    “呵呵!别列科夫,他必须完成。”斯大林微微挑起嘴角,他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情。“别列科夫,这个中国人一开始拒绝了我的召回,也许那时候他的确没有机会回到莫斯科。根据我派去的萨林奇金的报告,当时的别列科夫主观上就不打算回来。

    我已经给萨林奇金发去电报,令其将召回的事透露给别列科夫,希望这一次他能想明白。

    突击建造一座机场,这是一个死命令,别里科夫必须回来。对了,我得特别警告他,回归莫斯科有莫大的奖励,如果他不愿意回来,就解除他的一切职务,以及他们夫妇的一切荣誉,最后,在取消他们的苏联公民身份。”

    听到这儿,波诺马连科不禁一头汗水。他知道,如果别列科夫执意憋在沼泽地,斯大林一定会落实自己的“豪言壮语”。毕竟斯大林本人就是苏联武装力量的最高领袖,他发布的命令就是军令,一个中将敢于抗命的话,军事法庭就会……

    看着波诺马连科有些慌神,斯大林干脆站起身,他背起手威严得如同克里姆林宫曾经的主人历代沙皇,而他是双眼也凝视着办公室墙壁上,挂着的沙俄时期抗法名将。

    “如果他拒绝,军事法庭会判处其罪行。抛开纯粹的法律层面,别列科夫,如果他不想身败名裂就必须回来。不能为我国所用,这个外国人就始终是外国人,如果他真的是我们的同志,他就该明白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真理。”

    斯大林已经把话说绝了,给予杨明志的就只有两个选择:去莫斯科,荣华富贵;不去莫斯科,身败名裂。

    当然,波诺马连科非常明白别列科夫是个聪明人,要不然这个家伙1940年就死了。看到斯大林严肃犀利的一面,他离开了那件办公室,顿时感觉如卸重负!

    ……

    在这之后,斯大林亲自写了一份命令。这份命令并非针对杨明志一人,而是针对整个游击共和国。

    这份命令起草完毕,他有于波诺马连科进行一番商议,待正式命令确定下来,已经是八月二十一日。

    待命令文件发送到游击共和国,已经是八月二十二日清晨。

    普里佩特沼泽,这几天的情况不太好,八月二十日下了一阵小雨,只有的天气有些阴晴不定。

    雨水不大,阴雨天气气温进一步降低,整个游击共和国感受到秋的寒意。

    那份重要的命令文件终于下达了!

    杨明志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但文件真的下达,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

    “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吗?真是奇怪,我居然舍不得!”

    八月二十二日清晨,他几乎是第一时间看到这份重要电报,诸如耶夫洛夫和福明,亦是跟着他审阅了这冗长的电报。

    “哈哈!恭喜您,莫斯科的大门已经为您敞开了”耶夫洛夫兴奋的拍拍老伙计的肩膀,似乎不注意老伙计愁闷的脸。

    福明亦是好奇的问:“怎么?去莫斯科您反而不乐意。”

    “唉……领袖的命令,我怎能不乐意呢?再说,我可是中将,我必须无条件的执行最高军事指挥的命令。我当然是愿意去莫斯科的,但在离开前,我觉得我的工作还没做完。我……我放不下这里的军民。”

    耶夫洛夫依旧一脸笑容:“请您安心,虽然您去了莫斯科奔赴远大前程,沼泽地还有我们来守候。”

    “是啊,因为我的离开,您就是第63集团军的最高军事领袖。说实话,我对您……对您真的有些不放心。”

    “不!您大可放心,一年以来我成长许多。再说,我们还有许多优秀将领,他们在战争中摸索学习了许多经验。例如巴尔岑,例如叶甫根尼……”

    耶夫洛夫话说得正兴奋,杨明志无情的打断了他。

    “我亲爱的同志,您再好好看看这份文件。领袖召回的可不仅仅是我,还有兵工厂厂长里固施科夫,还有化学实验室负责的伊万诺夫。他们一个了解远程火箭炮的制造,一个懂得燃料空气武器制造,他们就是现成的人才。娜塔莎也必须离开,贝茜卡也必须跟我离开。除此之外,我还必须带走一些优秀军官。”

    “什么?还有军官?”耶夫洛夫顿时变了脸色。

    “对,巴尔岑、拉夫连季和叶甫根尼,这三人我要带走。还有飞行员波多维奇,英雄坦克手契科夫,优秀炮兵多罗宁。我要把他们带走。”

    “不!您不能这样做!没有这些军官,我们第63集团军岂不是……”

    “变得羸弱不堪?”杨明志摇摇头:“我早就再想这些事,我举例的这些军官,并不在命令上必须离开的人员名录上。但是,他们继续待在沼泽地,对于联盟来说根本是浪费人才!拉夫连季和叶甫根尼,他们的才能完全能指挥一个师,甚至一个军。巴尔岑这方面能力差一些,但他是绝佳的侦察兵教官。”

    “可是……”

    “我亲爱的同志,难道没有这些人,游击共和国就是乌合之众?托科夫并不逊色于巴尔岑,营长伏罗希京等人的指挥能力也非常不错。再说了,伞兵233旅的几位营长,他们都能升职为团长。”

    杨明志觉得自己的话有很大说服了,不曾想福明也报以质疑。

    “同志,您要带走这么多人才,第63集团军必将遭遇严重的人员调整,这对我们岂不是动荡?”

    “对于我们会有短期的动荡,对于联盟长远而言就是巨大的利好。对于这件事我,我们必须召开军事会议。想必萨林奇金同志现在也在研究学习领袖发来的电报,他和柳得巴廖夫同志可能更注重于如何在八天时间修好一座飞机场。我们要讨论一番,然后将讨论的结果传递给莫斯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