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第二百零七章 暗谋 (三更,求订阅)

    看着尔无厚离去,右上上还滴滴哒哒的向下滴着鲜血,项央转身看向言无疆陆虎二人,眼中的强横与杀机不含掩饰。

    “你们两个怎么说?是听我们神捕门的安排,找出青山寇的老巢,帮我们抓回成云,将功补过,还是让我送你们两个一程?”

    “哈哈,项央是吧,你虽然武功高强,但不要忘了,我们也不是任你揉捏的面饼。

    不过我们是良民,不会与你相争,好,就按你们说的办,此后我们两帮的帮众会听你们的调配,帮你们查探消息。

    不过能不能找得到,就不关我们的事了,阿虎,我们走。”

    言无疆拉住眼中神色莫测的陆虎,看了眼项央,转身离去,至于之后的事情,自会有人处理。

    项央见两人离去,双眸犹豫,最后感受内腑震荡,经脉隐隐作痛,还是没有出手,当然,更重要的是,脑海中两个支线任务显示的是已完成,是的,就是镇压言无疆与陆虎两人的任务。

    “我没有跟这两个人动手,关于他们的直线任务怎么会完成?这,是了,镇压,不是击败,从内心深处对我敬服,敬畏,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了。”

    镇压,这个词汇拆分开来,一个镇一个压,震慑,压服,都只是心里层面上的,与身体力行的击败完全不同。

    当项央裹挟胜过尔无厚的气势压迫两人,他们屈服,其实已经算是完成两个支线任务。

    “天书倒是抠字眼,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两年的内功修为到手,又是一次跨越式的实力增长,不错。”

    项央深深吐纳一口,缓和内腑的伤势,看着陆虎离去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

    眼下用得到陆虎,暂且放过他,等抓到成云,或者更进一步,剿灭青山寇,陆虎没了利用价值,必杀此人。

    虽然这和天书的任务无关,却是他心里下定决心要做的事,这样丧心病狂,恶贯满盈的人不杀,他咽不下胸中的这口不平之气。

    另一边,言无疆陆虎两人离开院落,来到猛虎帮的一个小屋内,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大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做?那个臭小子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而且也把事情挑明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就算真帮他们干掉封寒那帮人,事后也会清算我,我太了解这帮死捕快了。”

    陆虎气势汹汹的坐在一张暗褐色的木椅上,越想越气,恨不得直接叫上猛虎帮的人绞杀这群人。

    言无疆右手虚按,示意陆虎稍安勿躁,而后挥退房间内的两个侍奉丫鬟,喝了口桌上的茶水,清了清嗓子道,

    “你急什么?现在和他们拼,你有这个实力吗?不说别人,那个击败我师兄的项央,怕就能宰了咱们两个。”

    闻言,陆虎没有反驳,虽然尔无厚输了,但不代表对方就是垃圾,只能说项央的武功更高罢了,这也正常,一山还比一山高,是江湖上的常态。

    “我当然也知道他们的用意,不过人只是咱们借给对方的,可不代表真成了神捕门的线人,手下。

    你想想看,封寒这伙人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还和小连云寨有些关联,若是咱们和对方联合起来,布局得当,将神捕门这伙人一起了结在这里,又怎么样?”

    听到言无疆的话,陆虎心里一跳,虽然惊恐对方大胆,却也活泛起来,是啊,他们和封寒之间的联系,神捕门的人只是略有猜测,却不了解双方到底亲密到何种程度。

    若是以有心算无心,好好布局,谋划得当,天时地利人和,将这群人葬送在文阳镇外,并非不可能。

    “只是他们到底是神捕门的人,若是全部死在这里,神捕门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再派出高手来此。

    不如这样,我向林家求救,只要林家出手,我就不信几个铜章捕快还能翻了天。”

    陆虎考虑几分,还是有些犹豫,不搭理神捕门,甚至暗暗阻挠神捕门办案,与布局袭杀神捕门的人,这是两种情况,不可混为一谈。

    类似现代妨碍司法办事,落实到具体罪名,如隐匿罪证,不过判个三年以上,七年以下,要是故意杀人,杀的还是警察,那就呵呵了。

    “林家,林家,你以为林家是你的靠山吗?你知不知道,林之龙那个老家伙眼里最容不得沙子。

    他的三子当年出外行走,误杀一个平民,直接被他砍掉一只胳膊,以作惩罚,无情的很。

    要是你在这里的事情被他们林家知道,且查证属实,不要说你,就是你妹妹都要受到牵连。

    况且我们联合封寒袭杀这帮人,事发也可以推到封寒身上,他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咱们清清白白的摘出去,你怕个什么劲?”

    陆虎吞咽口水,想到自己见过的林家和林之龙,忽然生出一丝畏惧,自己洁身自好,被人欺压,找到林家,他们不会坐视不理。

    但要是自己为非作歹,被人知道,还去林家求救,等于耗子给猫拜年,自寻死路。

    “那这件事做得,不过必须要万无一失,不然走脱一个,我们两个都得亡命天涯,再没有今时今日这种锦衣玉食的奢侈日子了。”

    陆虎咬牙切齿道,辛辛苦苦这么多年,闯下这番基业,可不能因为几个臭捕快而付之东流啊。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为的什么?别人不一定,他却只为荣华富贵,若没了这些,比杀了他还难受。

    “这就对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搞定这次的事情,文阳镇还是咱们两个说了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样,今晚你悄悄来我这里,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朋友,什么人?莫非又是大哥请的帮手吗?”

    “那是自然,青山寇的封寒,成云,小连云寨的几个高手,你说如何?”

    言无疆笑眯眯的说道,看的陆虎眼皮一麻,他人都以为自己凶残霸道,攻于心计,殊不知眼前这个人比他还要凶残十倍不止。

    看来言无疆早就有所准备,哪怕尔无厚这边没能起到作用,一样有别的应对方法,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不过听到小连云寨的高手,陆虎心里倒是松缓不少,这个势力在清江乃至延熹地界还是比较给力的,有他们相助,干掉神捕门一行人应该没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