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备胎大联盟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拼命的狼狈

    越是往着山中堡垒的深处前行,只能爬着地上艰难追逐的他身影的刺客也就越多,逐渐的便形成了一条让人犯起密集恐惧症的人潮,缓慢的蠕动着仿佛没有痛觉的行尸一般。

    岳重感觉前方阻拦的刺客仿佛也是无穷无尽的一般,他们现在已经无比明白自己的目的了,明知不敌也要拼上性命的试图阻挡着自己的脚步,面对这样一群不畏生死的敌人,岳重也必须小心谨慎的应对每一个。

    不是去担心他们对自己能够造成多大的威胁,这些刺杀技巧尚未大成的刺客后辈们的行动在岳重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而且无比的缓慢,岳重所需要担心的只是不小心把哪一个给弄死了,他们和之前那位刺客老人是不同的,并不具备威胁自己生命的力量,所以法监庭之后的清算也会有所区别。

    有着重重大山的阻隔,岳重尚且不能够确定金苹果所在的准确位置,自从他进入了山中堡垒并与这里的刺客们开始了战斗后对金苹果所在的感知也变得无比强烈,岳重目前所能够完全掌控的天演演算能力是能够通过见到的任何人与物而见证其一生始末与接触的程度,生活在这里的刺客们或许技巧不够纯熟,却都有幸目睹过这一件从未知的时代便遗留下来的圣物。

    想必也正是因为目睹过金苹果的存在,所以他们的信念也会在越加浮躁的社会环境中坚守下来,所以他们能够在面临根本无法战胜的强敌入侵时舍生忘死去阻挡。

    挡住岳重一刻便是此生的价值所在,再怎么强大的敌人也是会累的,何况他还十分倔强的坚持着不同袍相残的原则只是把废掉他们的行动能力,那又会花费掉岳重不少的时间。

    只要能够坚持到前往德黑兰进行刺杀任务的刺客们回来便是胜利了,他们和自己这些没有资格出任务的学徒是不同的,相信他们一定能够阻止这个从大洋彼岸而来的刺客,阻止他将金苹果从刺客们的圣地带出去。

    将死的刺客老人所有能那种大局观念与觉悟是这些年轻的刺客们所不具备的,门户之见在任何地方也都存在着,就算他们真的已经没落了,沦为魔法少女组织的那道阴影手中驱使的棋子,哪怕这名刺客是代表着信条真正的传承,哪怕他得到了那位前辈的认可……金苹果也没有任何理由拱手相让。

    坚守这种东西即便不是每个人都有,但在这里苦修的刺客们却不缺乏。

    岳重已经很累的,但他的动作却没有因为身体的疲惫而有任何的迟钝,完全依靠着本能去展开的厮杀让他的每一分生命潜能都在这一刻被调动了起来。

    袖剑的寒光纷飞之下,始终都没有机会给岳重身上造成任何伤口,可在其中流逝的每一秒钟所燃烧的却都是岳重的生命力。

    他知道这很有可能会是自己生命中最后的一次疯狂,为此所动用了从未使用过的燃命秘法来维持着身体的活性,倘若此行不能够将金苹果给带走,那么岳重在此所耗费了生命力也将让死亡提前降临在他的身上。

    德黑兰的夜幕还未完全散去,所有正在执行着任务的刺客们却都放弃了之前的使命朝着老巢赶回,相比起和圣殿骑士团死斗,保住金苹果不让它流于外人之手显然是更加重要的事。

    他们返程的速度很快,却又比他们更快的人先一步抵达了厄尔布尔士山中的那片鹰巢废墟。

    到这里来的人是沐元,本来他应该是去追踪的在位面环游的晓美焰并伺机完成自己的最终使命的,不过他又一次失败了。

    心中颇有些不平的沐元从以前法监庭的同事那里得到了消息说他们正在启动程序准备派出调查官,原因就是岳重在这个世界的作为已经触碰了法监庭在审判他之时所定下的禁忌。

    已经无法在晓美焰身上找到任何突破口的沐元开始理解到为什么范寒石会对岳重格外关注了,因为他恐怕才是晓美焰身上最大的弱点。

    当然沐元现在同样也不是归属于法监庭的人员了,所以他对岳重也是没有执法权的,到这里来除了看看之外也不能真的做什么。

    “还以为是有什么不得不为之的事情让岳重这么大动干戈,没想到只是为了抢夺一个史前文明留下来的低层次造物,作为晓美焰的恋人他还真是活得够卑微的。”金苹果对岳重而言是不可不得到的至宝,但在沐元的眼中却也不过如此,人类的进化虽说在一定程度上要仰仗于外物,但能够与本身融为一体的话必然是更优先的选择。

    金苹果中所蕴含的知识以及功效早就可以通过常规的技术手段在泛位面里实现了,它对沐元这些人来讲甚至连鸡肋都有所不如。

    “法监庭的行动效率一直都是很迅速的,为什么这一次对岳重却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莫非是有人还希望他能够拿到金苹果后再对其作出制裁吗?”虽然已经是法监庭之外的人了,不过沐元对这个机构却不同其他泛位面的人那么陌生。

    法监庭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受个体意志所干涉的,但那对外不对内,如果现在负责监视岳重的那一名执巡官有自己的想法,让制裁行动放慢些也是可能的。

    沐元身上作为执巡官的那种优越感与目空一切的态度都还在,如今虽然被晓美焰教训了几次而收敛了些许,但现在所看到的这种低等层面的厮杀他却提不起任何兴趣。

    “回去等结果吧,我到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敢把手伸进法监庭内部去。”沐元看到的不是一个正常的岳重,甚至还在心里为晓美焰会喜欢这么一个人感到有些不值得。

    岳重犯下的事情也不是什么致命的打错,熟记每一条泛位面法典的沐元甚至现在就可以想象得到最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那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真正能够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些试图去帮助岳重的人,如果能够查到更多的证据来给岳重定罪将他抓回泛位面去看管才是对他真正有利的,因为这样一来晓美焰绝对会失去冷静,这也可能是他最后的一个机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