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级神基因

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天道之下皆木偶

    千羽鹤和云素裳都是大吃一惊,想要阻止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那安吉亚确实是顶级伯爵,连他们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安吉亚,云素衣才刚刚晋升伯爵没多久,怎么可能赢。

    不过好在是在镇天宫内,就算是输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到是不用太过担心。

    云素裳心中暗叹,知道云素衣是听不得韩森的坏话,所以才会恼怒出手。

    安吉亚见素衣清雅的女子站在自己对面,微微一怔之后,笑着说道:“云师姐应该是刚刚晋升伯爵吧?而且如果在下没有记错,云家弟子一般都是用剑的,在下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云家的剑法厉害,若是用剑法赢了,那就算不得本事了。我跟韩森学了几招刀法,想来也够用了。”云素衣淡淡地说着,就把雪影刀拔了出来。

    安吉亚微微皱眉,他当然知道云素衣是云长空的女儿,不愿意得罪她,可是血羽刀是为三席长老准备的,不好输给云素衣。而且云素衣才刚刚晋升伯爵,他若是输给了云素衣,不仅仅是自己的面子没了,任谁都会认为他是故意而为,太过刻意的讨好就是献媚了,只会令人不齿,失了他的人格。

    一时间安吉亚也有些为难,可是云素衣既然已经拔刀了,若是不战怎么也说不过去,略一思索,安吉亚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既然云师姐有此雅兴,那么在下就只能奉陪了,云师姐请吧。”安吉亚手持玉刀,微笑着对云素衣说道。

    他是打算只守不攻,让云素衣自己知难而退,若是云素衣真的不知进退,他就算主动认输,旁人也只会觉得他有风度,不愿意与女人一般见识。

    云素衣也不客气,雪影刀做了个起手礼,然后就一刀劈了过去,所用正是天之下刀法。

    云素衣听不得安吉亚讽刺韩森,不过她对于自己的天之下刀法到底如何也不是很清楚。

    毕竟天之下刀法很少有人用于实战,她的所有实战经验都来自于韩森,虽然韩森说她的刀法已经算是成了,缺少的只是熟练度和力量等级的提升,不过到底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云素衣心里面还是没有底。

    只是云素衣这一刀劈过去,安吉亚的脸色却变了变,原本心中的打算顿时荡然无存,整个人都像是一只遇到了危险的狼一样,身体紧绷了起来。

    虽然只是一刀,可是安吉亚已经感受到了那刀法中透出来的强大危险气息。

    不敢有半分大意,安吉亚神色凝重起来,脚下步伐变幻,审判之刀刀法也随之斩出,比之前与牛猛他们对决之时还要认真。

    云素衣这一刀斩出之后,身形却也已经移动,刀随身走,未等那刀气冲到极致,便已经斩出了第二刀。

    安吉亚立刻收刀后退,刀法再次变幻,以应对云素衣的刀势。

    千羽鹤和云素裳顿时都看呆了的,云素衣所用的天之下刀法他们都认得,云家研究这门刀法的人很多,可是真正会用的没几个,因为缺陷太致命,在实战中使用的话,被对手抓住缺陷,反而很容易送命。

    可是云素衣的天之下刀法用来,却给了千羽鹤和云素裳很是不同的感觉,他们也说不出来具体那里不同,可是却能够看的出来,天之下刀法最大的问题,在云素衣手中似乎不见了。

    完美的天之下刀法到底有多强?这个问题在云素衣手中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答案。

    开始的时候云素衣还有些许的紧张和不自然,可是当她发现在自己的刀法之下,安吉亚竟然完全跟着她的刀法走,与她平时练习的时候一样,心中便完全安定了下来。

    云素衣记得韩森给她说过,除非对手的力量比她强太多,否则只要给她机会攻出第一刀,那么对手就不可能再赢她。

    当然,这第一刀指的并不是胡乱的一刀,而是针对敌人弱点的第一刀,也是整个天之下刀法的开始。

    一但敌人受到第一刀的影响,后面的天之下刀法就会连绵不绝,犹如千丝万缕看不见摸不到的命运之锁般,把对手牢牢束缚于刀法之中。

    除非对手的意境达到可以看破天命的地步,否则根本不可能逃出天之下刀法的束缚,似那提线木偶一般,跟着天之下刀法走,直到被完全束缚住为止。

    云素衣平时都是与韩森对战,韩森的刀意何等强悍,只差半步就可以达到神化级。

    韩森给云素衣的压力,是安吉亚完全不能比拟的。已经习惯了与韩森对战时被强力压制的云素衣,再与安吉亚对战,反而感觉轻松了不少,那种气势和心理上的压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于是千羽鹤等一众镇天宫的弟子,都吃惊的看着云素衣飘逸的挥舞着雪影刀,一刀接一刀似是很随意的劈出。

    而那安吉亚,却是神色凝重,额头上都已经冒出了汗,似在拼命的想要摆脱某种困境。

    安吉亚现在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他的刀法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能够完整的用出一招,每次都是用到一半,就发现云素衣的下一刀已经攻向了他的另一处必救之处,令他不得不收刀再去应对。

    安吉亚想要利用两败俱伤的方法打破这种束缚,可是却发现,他连两败俱伤的机会都没有,云素衣的每一刀都是在他的旧力将尽未尽,新力将生未生之时斩出,让他非常非常的难受。

    那感觉就好像有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纠缠着他的身体,束缚的越来越紧,让他有力量也施展不出来,郁闷的只想要吐血。

    如果安吉亚是孤竹那种能够在命运面前收刀的人,那么他还有机会破开天之下刀法的束缚,可惜他并未能够达到那种境界。

    整个演武场内都是鸦雀无声,谁也没有想到,云素衣的刀法竟然这么厉害,连千羽鹤和云素裳都是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她的天之下刀法竟然没有一点破绽……”千羽鹤喃喃自语,满脸的不能置信。

    天之下刀法能够完美使用,这对于整个镇天宫来说都是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恐怕连诸位长老甚至是宫主都有可能被惊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