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三百五十六章:经常打雁被啄了眼

    听到了叫声,南宫俊也跟苏金一样,愣了愣,转过身,脸色当即就浮现了一抹特别的笑意,说道:“老大,我在1号厅等你,其实这个女孩也挺不错的,你好好把握机会,还有她身边儿这个叫唐彩旗的,也是个极品,虽然年纪了点,但可以等几年养大点嘛。”

    苏金抬起手,南宫俊当即便跳开,笑哈哈的快步走离了几人的视线。

    “两位美女,吃过饭后,我就要离开了,你们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苏金看着曾艺与唐彩旗说道。

    曾艺一脸臭屁的带着唐彩旗走了过来,说道:“谁有话跟你说啊,山庄太大,姐姐我怕你迷路,去了一些不该去的地方,才回来找你的。”

    苏金静静的看着曾艺,眉头不可擦的轻皱,“你的意思,是含沙射影的说我没见过大世面吗?”

    “没错,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意见。”曾艺说道。

    “艺姐姐,你们可真是个冤家哎——”唐彩旗目光从两人身上来回看着,忍不住说。

    “谁……谁跟他是冤家。”曾艺脸蛋微红的瞪了唐彩旗一眼,“我可是真心要来提醒他的,你看他的性格就知道,狂傲无比,从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今天大叔吩咐过,要有几个很重要的贵宾前来,他要是闯进去,让人家生气了怎么办?”

    苏金哭笑不得,她还真当自己是那种不可一世,没半点分寸的人啊?

    “恩恩,艺姐姐说的有道理。”唐彩旗忙点着头,认同曾艺说的话。

    苏金打量着曾艺,忽然动了身,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右方,接着……美女身体一震,也不可抑制的轻微颤抖起来。

    “苏金,你这个该死的,你想干什么。”曾艺紧张的不敢扭头看苏金,但是她显然已经知道这家伙对自己做了什么。

    苏金单手将她的肩膀揽着,丝毫不介意唐彩旗在旁边儿看着,说道:“艺,今天下午回学校吗?”

    “额,啊?”曾艺紧张的不行,本能的又说了个字:“回。”

    “那就好,你看,我挺喜欢你的,而且之前咱们又有约定,晚上我请你吃顿好吃的,到时候再开个房间,地方随你选,我不会吝啬的。”苏金认真的说。

    曾艺突然跺了一下脚,苏金的脸直接就变绿了。

    尼玛——

    老子欺负的人不少,但敢对自己这样做的,除了老婆,也就数她曾艺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意失荆州。经常打雁,反被大雁啄了眼?

    “苏金,你给我滚,谁跟你晚上一块吃饭,一块开房间!”曾艺实在忍不了苏金了,在他反应过来的同时已经挣脱了苏金攀着她肩膀的手,并且远离了这个让她无比郁闷的男人。

    “打个赌怎么样?无论你今晚在哪儿,你都逃不出苏哥哥的手掌心。”苏金摸着下巴,淡淡的看着曾艺说道。

    “呸……你少来这套,晚上有种就放马过来,老娘躲都不躲!彩旗,咱们该提醒的也提醒了,我们走吧,你年纪还,要尽量远离狼出没的地方,特别是某人呢!”曾艺说道。

    苏金眯起了眼,曾艺这样做就有些不对了,干涉人生自由啊,她不愿意让人吃,还不同意别人被自己吃,这什么道理?估计以后结婚了也是个泼妇,二世姐。

    “我感觉苏哥哥挺好的呀,艺姐姐,你先去忙嘛,我还要问一些问题呢。”唐彩旗摆摆手,做了个剪刀手放在美目前,眨了下眼俏皮说道。

    真是青春美少女啊——

    苏金内心感慨无限,果然,曾艺又出现了第三次气跑,准确的来说,还是他苏金占了上风。

    唐彩旗见到曾艺离开,笑着走到苏金身边儿,“以后,我叫你苏哥哥,你不介意吧?”

    “完全没意见。”苏金点头。

    “那我能问你一个事情吗?”

    “什么?”

    “一血是什么啊?”

    “呃……这个,这个问题嘛,问的有点尴尬。”苏金认真的看着唐彩旗说道:“你年纪还,以后会知道的。”

    “哈哈!”唐彩旗眼睛眯成了月牙,“人家已经猜到啦,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艺姐姐这么对一个男人抓狂过。”

    “你艺姐姐喜欢我,所以才想利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苏金故意严肃的的来了一句。

    “嘻嘻,艺姐姐才不见得喜欢你呢。”唐彩旗笑道:“对了,你说,我以后会不会有阿姨那样美呢?”

    “不会。”苏金摇摇头。

    “为什么呀?”

    “你虽然很漂亮了,但没有潜力。”

    “什么是潜力?”

    唐彩旗颇为关心这个问题,虽然她才15岁,可也是有很多人喜欢的,但在苏金的面前,受到了这样的打击,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服的。

    苏金捏着下巴,突然说道:“站着别动。”

    唐彩旗眼巴巴的没有敢再动半点,接下来她就看到自己好像是个展览品似的,被苏金绕着看了两圈。

    苏金这才接着说道:“其实这个很容易解释,就拿水果来比喻吧,你阿姨,是柚子,你艺姐姐,是橘子,而到了你这里,也只能是桂圆了。”

    “啊?你,你什么意思嘛。”唐彩旗鼓起腮帮,睁着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苏金,脸色升起一抹粉晕,接着粉晕蔓延到了玉颈下,还在不断的扩散。

    “有点生涩,难以理解是吧?”苏金脸上带着疑惑,随后恍然,又换了个说法:“这么形容吧,你阿姨是篮球,你艺姐姐是球,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乒乓球,能懂么?”

    “哎呀,苏哥哥你坏死啦。”唐彩旗捂着脸。

    她怎么都感觉苏金坏到了极点,哪里有人这么形容的,不就是某个地方发育不良么,她现在年纪还,到时候怎么发展还不知道呢,而且这家伙说的冠冕堂皇,还偏偏是那一副正人君子的语气,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想打他。

    可打架,她不会哎,而且她也不想打苏金,也打不过。

    苏金摊开手,“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咱们边走边说吧,我待会儿还要找人。”

    “嗯呢,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我了,我就不罗嗦了。”唐彩旗跟苏金并肩走着说道。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