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打嘴炮

0045 彭泽何惧多险阻 名士安肯赴背山

    卧槽!怎么办!

    祢爷心中大惊,当初曹操跟刘备说了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把个刘备唬的不轻,一双筷子都吓脱手了,幸好老天爷给面儿,咔嚓打了个雷,刘备趁机外怪,说雷声太响吓着他了,好歹遮掩了自己心怀鬼胎的事实。

    祢爷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他笑,哪里有丝毫打雷的样子?怎么办呢我?祢爷正在思考,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身不由主。

    是要地震了吗?我能不能吹牛比说是我一剑落地故而大地震动?祢爷还没思考清楚,便已重重落在地上,咔一只臭烘烘的大脚踏上了自己的胸膛:“果然是个无用书生,居然还装剑仙吓唬我们?”“是啊,秃哥,这厮太可恶,杀了吧。”“杀了杀了。”

    一经提议,群情涌动,这票人个个都同意杀死祢爷。

    不是地震,是自己被人扯下马来!祢爷这才恍然,不由暗暗可怜自己:劳资喷倒孙策骂死袁术,天下英雄谁不敬畏?没想到一时大意,居然要死在几个蟊贼手中!得了,祢衡是裸衣骂曹的好汉,祢爷我就算死到临头,也不能辱没了他的名头!

    “哼!要杀便杀!我祢衡祢正平铮铮铁汉,没想到死于宵小之手,来!动手吧!”祢爷义正辞严的说出了全剧终之前的最后一句台词,把眼一闭——判官无常你们等着,要是不给我穿一次纳兰,我diss死你们!

    闭了半天眼睛,没疼没痒,就连那臭脚丫似乎都移开了。

    祢爷有点儿纳闷,睁开眼一看——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一边,不知在议论什么,看意思还挺激烈。

    秃子小声道:“不能杀!不能杀!我觉得肯定不能杀,你没听他说?他是祢衡啊!”“嗯嗯,”一个黄皮瘦子点头赞同:“秃哥说得对,祢衡那可是大名士,大当家不是让我们找名士吗?这方圆数百里,还有比祢衡更有名的名士?”

    瘌痢头冷笑一声:“你们这帮蠢货,他说是祢衡就是祢衡?他刚才还说他叫李太白,师承蜀山长眉老祖修炼剑术天下无敌呢,你们也信?”

    “是长眉真人!”秃子正色更正。

    “真人也好老祖也好,还不都是骗子?”瘌痢头小眼冒光,上蹿下跳,倒是直指问题本质。

    “那他要是真是祢衡怎么办?”黄皮瘦子皱眉道:“万一他真是祢衡,我们给他宰了,那不是得罪了文曲星吗?”

    要说这时代名士大儒本身很多,许多目不识丁的老百姓也听说过郑玄卢植之类的名头,但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成就有什么作品,老百姓哪里能知道?偏偏这个祢大名士,左一首屠胡令,右一首锦帆令的,朗朗上口传唱天下,就算不识字的老百姓也能听出其中的意思,甚至跟着哼哼。

    所以目前在天下百姓心目中,祢爷就是不折不扣的文曲星下届。

    杀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算什么,可是弄了文曲星,老天爷岂会轻轻放过?

    黄皮瘦子这么一提,就连瘌痢头都陷入了沉思:是啊,万一这厮真的是祢衡,弄死了他,自己能有好果儿吃吗?

    众人商量一会儿,一拍大腿,定了了一条万全之策:不管这小子是祢衡也好不是也罢,看着装扮,一个富贵公子哥儿装扮,说没读过书谁信啊!大当家正要找名士做媒主婚,自己找个书生,就告诉大当家说是名士,他还能真分辨出来了?

    众人计较已定,瘌痢头便洋洋得意的发号施令:“众位兄弟,算咱们运气好,白面饼从天上掉嘴里——这不就有名士了吗?”一边还扭头问祢衡:“小子,你是名士吧?”

    祢爷听音辨意,顿时知道这部书应该可以继续写下去了,微微叹了口气,这才缓缓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某便是祢衡!你们要抓我去和孙策请功邀赏?这颗大好人头,任你取去何妨!”

    几个汉子面面相觑,都道:“嗯,看这意思不管是不是真祢衡,确实是传说中名士的样子。那书生,孙策也是我等仇家,你且放下心!等会儿见了大当家,这个造型麻烦保持住!”

    于是几人一涌上前,将祢衡扶起,好好伺候他上了马,收了他的宝剑,前后簇拥着,拽着黑宝儿的缰绳,将他连人带马掠走。

    祢爷坐在马上身不由己被带着走,不由寻思道:“让我一个俘虏骑马,他们倒两条路走路,按这个节奏,莫不是有求于我?可是刚才那秃头大汉把我从马上拽下那一下,不像啊,他们也不怕把我摔死?”

    又想:“这货开口闭口大当家,摆明不是良善之辈,把我拦住,又不抢钱,还计较我是不是名士……卧槽!”

    祢爷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就是在古代,GAY可不受社会歧视,什么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一个个风雅的很呢,这大当家该不会是心羡此道,要找个名士去同赴背背山吧?

    正在这时,背着大斧子的秃头还特意安慰了一句:“祢名士,你也不必害怕!这次大当家找你却是一桩喜事,你若是弄的好,顺了大当家娶压寨夫人的心,自有你无穷受用!”

    我压寨你爹!我受用你妹!祢爷顿时坐实了想法,只觉得欲哭无泪。

    可恨手无缚鸡之力啊!祢爷悲愤的望着自己修车白皙的双手,不由暗暗懊悔:天天跟关羽张飞甘宁这种等级猛将混在一起,人家知道学自己的嘻哈,自己怎么不知道学人家的武艺呢?即是年级已大,学不成什么惊天动地的功夫,就算有糜竺糜芳那种肉鸡水平,也不至于给几个小喽啰完虐啊!

    事到如今悔已迟,祢爷只能隐含着泪水,为自己曾经以为只凭先知和嘻哈两根金手指就能平定天下的肤浅认知深深惭愧。

    一群人走了两个时辰,行了二三十里远近,顺着几条难以辨认的小道,左插右拐,进了一片大泽之中——鄱阳湖。

    汉末时期的鄱阳湖,称为彭泽,河流沼泽蔓延,要到东晋末年才渐渐形成湖泊,再到明末清初,才有了后世大泊水域的风采。

    虽然不是大湖,但若论环境,这彭泽比之后世却要险恶的多,水陆凶兽横行,贼寇蚁据,更有无数沼泽,一不留心陷入其中,百死无生。

    秃子、瘌痢头一伙都是久居其中的,但为防官兵,也不敢再路上留出安全的记号,故此自己行走之际,也各个打叠精神,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便陷入泥潭,而且此刻距离老巢已近,对祢衡的看管,也有些松散起来。

    祢衡不由想起刘备赠他坐骑黑宝儿时的一番说辞来:“祢先生,这匹四蹄踏雪的名驹乃那袁术万金求得,据善相马者说,此马不唯日行千里,更有辨凶知危之能,乘于其上,不入险地,可保先生安泰!”

    本来刘大耳这番话,祢爷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他在演义里看的清楚,刘大耳后来得了匹马叫的卢,有人说的卢妨主,克主人,刘备压根不信,骑得溜溜的,直到后来这的卢马跃檀溪,还救了他一命。

    可见他自己都不信这些相马者说的话,现在却拿来忽悠自己。还不入险地,那袁术怎么死的?按理要真不入险地,那马应该一口气驮着袁术跑出军营啊。

    但是此刻刘备的那番话,一个字一个字如水般从祢爷耳边流过,祢爷更想起凌统刺杀他时,黑宝儿确实止步不前,死活不肯往那边走。

    祢爷四下一打量,天水漫漫,野草横生,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实地,哪里是烂泥。那伙汉子队型如今拉得极开,最远的离自己足有二十米,唯有个黄皮瘦子近在马前,拉着自己的缰绳,背着自己的宝剑,专心的对付着脚下的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