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中国大作家

第177章 女人的眼泪

    贾有为首次主动约了唐微微。至于地点,她的主场,微微书店内见面。他走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店子,闻到了空气中熟悉的问味道。

    唐微微坐在吧台旁边的一张旋转座椅上面,翘着二郎腿的喝着一杯现磨咖啡,手里面拿着一本书在看。

    贾有为直接就坐到了她旁边的位置上面,开门见山道:“我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让贾有斌叛变了?”

    唐微微把手上的书放在了一旁,双手徐徐地端起了咖啡杯。她并不着急回答,在喝过了一口咖啡之后,不急不慢道:“贾大公子,我要是没有记错,在过去的日子里面,都是我主动约你,而你还是第一次主动约我。难道,你约我见面就是为了问这样一个问题?”

    贾有为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显得唐突了。他得直接也是为了不让对方有所误会什么。自己对唐微微完全就不来电。

    经过贾有为的片刻沉默,实事求是道:“我知道,有斌的为人是很重亲情。他竟然能够替你在我的面前说你种种地好话,还话里话外的指责了我的不是。”

    唐微微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在吧台面上,眼神直直地看着他,反问道:“难道,有斌说错了什么吗?”

    “没错,都是我的错。”贾有为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面没有坚持原则性。他全当是80后和90后之间的思想代沟道。

    唐微微在心中是完完全全地没有快感产生出来。哪怕自己在贾有斌的口中得知了贾有为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话就有了一种胜利感。

    她反反复复地问过自己,喜欢上贾有为,有错吗?既然没错,那么就让自己接着喜欢下去。

    “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怎么把有斌给策反了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女人最有力的武器莫过于两种,一种是眼泪。

    我真情诉说了对你深深地感情,致使他体谅到了我一个苦情女子的心。还有一种武器是什么?你知道吗?”唐微微的眉头微微皱起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这话是出自乔治·R·R·马丁所著小说《冰与火之歌》里面瑟曦·兰尼斯特的话。

    至于另外一种女人最有力的武器,那便是两腿之间。”贾有为对于这个风靡世界的小说也是读过了英文原版道。

    唐微微的脸上绽放出了花儿一样的笑颜,左手托腮道:“你说得没错。让我怎么不迷恋上你?”

    贾有为瞧着她开放发着花痴的样子,不是陡增的自我感觉良好,毕竟自己全然不是十几,二十多岁的年纪了。

    这要是有个女孩子喜欢自己,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有才情的女孩子,那么就会高兴。

    现如今,他都三十好几了,全然就没有了那一种不成熟的感觉。这有了孩子,过了三十岁,自己对性爱都在逐步下降,没了多大的兴趣。

    贾有为早已经到了一种快要生无可恋的境界。别人终生追求不可得的东西,而是自己天生就拥有的东西。

    他可不想混吃混喝等死。自己没有选择死亡之美来终结个人的生命,便在于首先是女儿放不下。

    其次就是写作上面完全没有任何的突破。他兴趣最大,最想要做好的事情,却屡屡做不好,促使了自己争强好胜的心不愿意在这个上面就此放弃。

    “有斌,比你大不了几岁,都是90后,不是更加适合做你的男朋友嘛?”贾有为把贾有斌给推了出来,挡在自己的前面做“挡箭牌”道。

    唐微微翻了一个白眼,显露出了几许不悦来对于他转移话题的抗议道:“他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屁孩儿。我的几滴眼泪不但把他给骗了,而且还就此倒戈了。

    让这样心思单纯的男人给我当男朋友,是绝对不要。当然,我和有斌做好兄弟,好姐妹,那是一定要的。”

    贾有为弄清楚了贾有斌为什么会当叛徒的内因之后,不得不承认女人对付男人果然真有一手。

    自己对贾有斌用帕加尼风之子这样几千万元的超级跑车来利诱,还用两人之间的亲情来感动,以及他未尝一败的游戏王头衔来给其施压,三重保险也都失去了效果。这竟然都不敌女人的眼泪。

    “你想知道的事情也都知道了。接下来,是不是要打算换手机卡了?不过,那是完全没有用的。

    毕竟,有斌已经告诉了我有关你具体的住址。若是我电话打不通,是会主动找上门的。”唐微微慢条斯理道。

    贾有为把左手掌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面。她深信不疑唐微微是说得出,做得到。哪怕对方不是贪图自己的钱财,也着实让他消受不起美人恩。

    自己开始在心里面暗骂,贾有斌到底是姓贾,还是姓唐?就因为一个弱女子对爱情的哭诉,便把自己给出卖的彻彻底底。

    “唐姑娘,你何必执着呢?我长得不帅,还有一个八岁多的孩子,离婚多年,单身习惯了。最最主要的是,我那方面已经不行了。

    你和我在一起,只有守活寡的命。时间一长,你肯定就受不住了。我可不想被女人给带绿帽子。”

    贾有为一遇到男女这种感情上面的问题就全然失去了自己在商场上的杀伐决断和纵横捭阖。他自污道。

    唐微微觉得他这一番借口真够烂的。这比最狗血的言情剧都还要狗血。自己顿时就没好气道:“你怎么不说自己得了艾滋病,快要死了呢?”

    贾有为的右手掌也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面。哪怕他知道唐微微还算懂事儿,也不愿意接纳小女朋友。准确的说,他觉得当前的生活状态已经很好,不想要再改变一个什么。

    “有斌还给我说了。简洁在每周五晚上都会去你家和你们共进晚餐,畅谈文学,社会等等。我也要加入进你们的沙龙。不许说不可以。”唐微微直言道。

    “贾有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这个叛徒。”贾有为万万没有想到贾有斌什么实际的好处都不要,也会对唐微微掏心掏肺,什么都给她讲了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