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第九百九十九章 再遇都天魔王

    蛋壳总共只有两块,当年天帝肉身在时,天盟内部更加混乱,那时只需控制天帝肉身便可以进入祖地取走蛋壳。

    只是当时的他们谁都不愿意蛋壳落在他人之手,反对最为强烈的便是昊天尊,其他天尊和天盟中的领袖出于各种目的,也反对取走蛋壳。

    等到天盟内部统一,凌天尊、月天尊等元老相继落幕,只剩下昊天尊、鸿天尊这一脉人马时,他们却发现没有了反对者,但天帝肉身也不在了,更是无法取走蛋壳。

    尽管每个人都对天帝祖地中的宝物觊觎不已,然而每个人都没有实力取走蛋壳,因此只能作罢。

    昊天尊也试了几次,甚至不惜驾驭着神器御天尊闯入祖地,然而他始终无法接近那座祭坛。

    一直以来,他都将这两块蛋壳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而且,天帝便是从蛋里出生,天帝是他的父亲,在他心中天帝之物理所当然要归他继承。

    没想到,这次居然有人趁着他们相互戒备的当儿,偷偷潜入祖地,将其中一块蛋壳取走!

    昊天尊环顾四周,压制心头的怒气,沉声道:“各位道友,我们一路走到现在并不容易,有现在的地位也并不容易。只要你们把那件宝物还回来,大家还是道友。倘若不还回来,嘿嘿,十天尊只怕要变成九天尊了。”

    四周各位天尊还是一片沉默。

    对于天帝诞生的那两半蛋壳,他们也很是觊觎。

    那蛋壳中烙印着最为完整的天帝大道符文,然而这并非是蛋壳最大的用处,蛋壳最佳的用途,其实是封印古神天帝!

    即便是其他天尊得到古神天帝的肉身,但只要掌握了蛋壳,便依旧可以将古神天帝封印在蛋壳中,将其镇压!

    能够封印古神天帝的肉身,封印神器御天尊自然也不在话下。

    有了这件宝物,在十天尊中便会大占上风,可惜现在只剩下一半。

    另一半被谁取走?这才是十天尊最为关心的事情。

    昊天尊环视一周,突然气极而笑,拂袖离去:“十天尊看来不止要变成九天尊,还要变成八天尊才是!”

    他怒极离去,留下其他七位天尊,不过这七位天尊还是一片沉默。

    突然,嫱天妃打破沉默:“我来到这里时,便已经是如此了,那件宝物绝非是我拿走的。我倒是看到有位道友驾驭着天帝肉身,与铭崖太子一起进入这里。”

    晓天尊不咸不淡道:“铭崖太子离开这里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天庭,而今不知所踪。他多半知道些什么,何不把他擒来细细拷问?”

    妍天妃摸着白猫的脑袋,笑吟吟道:“铭崖太子离开天庭潜逃了?这就有趣了。”

    琅轩神皇咳嗽一声,道:“哪位道兄取走了那件宝物,最好还是还回来,免得引起我们的不安。”

    没有人应声。

    鸿天尊捋着白花花的胡须,沉吟道:“能够进入这片禁区的,除了天帝肉身之外,恐怕只有太帝有这个本事吧?祖神王,你见过太帝的本事,对他的手段应该并不陌生。”

    祖神王淡淡道:“太帝的确有这个能为。他若是潜伏在天庭中,潜伏在天盟中,谁也无法将他寻出来。”

    众人又再度陷入沉默,七位天尊面无表情。

    谁是太帝?

    难道太帝真的隐匿在他们之中?

    在场的七个人里,真有一位天尊就是太帝?

    七位天尊面面相觑,却又躲开对方的视线,他们此刻看谁都有可能是太帝,甚至连离去的昊天尊,也成为他们的怀疑对象。

    突然,妍天妃抱着白猫离去,笑道:“火天尊和虚天尊回来了。”

    其他六位天尊各自隐去。

    火天尊和虚天尊从幽都赶回天庭,路上花费了点时间,因此比秦牧晚了几日。

    十天尊聚首,听火天尊和虚天尊说起自己在太虚中的遭遇,心头都是大震。

    火天尊和虚天尊所说的遭遇,与秦牧差不多,也是各种离奇遭遇,如尸行者,造物主城市,疯癫的岳天师,无上神识领域,虚空桥。

    秦牧竟然一个字也不曾撒谎,而是原原本本的说出自己在太虚中的见闻!

    牧天尊一向是逆贼,何时变成了一个铁骨铮铮忠心耿耿的忠君贤臣了?

    不过,根据火天尊和虚天尊的见闻,太帝的确大有可能隐藏在他们之间!

    火天尊和虚天尊立刻感觉到各位天尊之间的异样,相互防备,甚至露出敌意!

    以往十天尊之间虽然不能说是亲密无间,但也是暗自防备对方,何时摆到明面上了?

    火天尊微微皱眉,心道:“自从牧天尊到了天庭之后,十天尊之间的隔阂似乎越来越大了,天盟的分裂,似乎不可避免。然而,古神还未铲除,天盟建立之初的目的,便是为了铲除古神统治……”

    “那么虚空桥尽头的无忧乡,还是没有寻到?”祖神王问道。

    火天尊和虚天尊同时点头,火天尊道:“我们被困在中间的房间中,出来时已经半年之后了。”

    “当时牧天尊在哪里?”宫天尊询问道。

    “就在门外。”

    虚天尊淡漠道:“见到我们之后,他关上房门,等到我们出来之后,他已经不知所踪。”

    昊天尊问出最关键的问题:“那么,牧天尊有没有寻到无忧乡?”

    虚天尊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火天尊瞥她一眼,虚天尊没有说出秦牧身边多出两人,让他有些诧异,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有什么打算。

    不过,虚天尊不说,他也有所保留。

    十位天尊各自沉默下来,气氛有些凝重。按理来说,既然寻到无忧乡的踪迹,那么应该立刻提兵杀往那里,就算是损伤惨重也务必将无忧乡铲除,将开皇除掉。

    然而现在,他们都没有了这个心思。

    相较来说,无忧乡只是癣疥之疾,藏身在他们之中的太帝才是心腹大患。

    无论哪位天尊动用自己麾下的势力去讨伐太虚,都会面临着太虚造物主和无忧乡的反抗,自己这一边便会折兵损将,势力衰退。

    现在的天庭十天尊已经不像从前,倘若自己的势力衰退,再与开皇秦业拼个你死我活,只怕自己不会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冷箭之下!

    毕竟,有大日星君这个前车之鉴啊。

    “无忧乡,必须要打。”

    慈眉善目的鸿天尊感慨道:“老夫原本以为秦天尊所居住的无忧乡是一片无忧无虑的乐土,没想到却是这么险恶之地。这么个破地方也取名叫做无忧乡,贻笑大方啊。攻打那里,先过太虚中各种险境,不如就让小孩子们先去探探路。等到扫清外界的险恶,咱们再去会一会秦业和那些造物主。”

    其他天尊纷纷点头称是,道:“让各大诸天的小孩子们先去清一清道路,到时再与秦业理会。”

    火天尊皱眉,道:“诸位,普通神魔前往太虚,半点用处也没有,只是去送死!”

    其他天尊纷纷笑道:“火天尊的门徒众多,麾下强者如云,何不亲自率兵前往太虚,降服秦业?”

    火天尊大怒,拂袖起身,怒冲冲离去:“我进入太虚,出生入死,探得消息,你们却在这里相互扯皮。愚夫,火某羞于你们为伍!”

    “火天尊还是这个暴脾气。”众人纷纷摇头。

    牧天尊府。

    狐灵儿已经下界,秦牧则留在天尊府中,天天研究自己眼中的那个蛋壳,参悟蛋壳上的符文印记,偶尔与云初袖、阆涴神王打趣胡闹。

    云初袖是住在天尊府了,占了一个房间不愿意离开,怜花魂时不时也来到这里,阆涴神王作陪,三个女子很是热闹。

    三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秦牧尽量不去参和。

    很快,便有消息传来,天庭决定对太虚用兵,征召各大诸天的神魔入伍,狐灵儿也命人带来消息,说是天庭造父宫派给延康许多活儿,赶造战争所需的神兵利器。

    “天尊,下界来了个穷亲戚,说是来投奔天尊的。”有宫女来报,道。

    “穷亲戚?”

    秦牧惊讶,失笑道:“我哪有什么穷亲戚?明明都很有钱。请过来。”

    过了片刻,只见一尊八臂魔神在那宫女的带领下走来,那魔神八条臂膀,四张面孔,十二只眼睛,很是威武神气,躬身道:“都天魔王,拜见牧天尊!”

    秦牧连忙上前,笑道:“都天老哥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那魔神正是都天世界的都天魔王,惭愧道:“都天世界破灭了,我们生活不下去,便在星空中游荡。我们走后,土伯便把都天世界拿了过去,炼制成角。这些日子我们这些都天的魔族饿死的累死的不计其数,听闻天庭要对太虚用兵,我们走投无路便想投奔天庭。不曾想听说天庭中有一位牧天尊,我觉得有些古怪,一打听,果然是你。”

    秦牧笑道:“可不是我?”

    都天魔王感慨万千,道:“谁曾想当年的少年教主,会是今日的牧天尊?我前来投奔你,也是贿赂了玉京城的守卫一大笔钱财才能进入玉京城。而今,都天世界的百姓和子民已经没有活路,恳请牧天尊念在往日相处甚欢的情谊,给一条活路。”

    秦牧上下打量他,笑道:“你不是想投奔天庭,出征太虚吗?”

    都天魔王迟疑一下,悄声道:“我觉得天庭不怀好意,倘若太虚这么好打,天庭中自然不知道有多少神魔去抢军功。之所以从诸天万界中挑选神魔,只怕是送过去祭旗的。”

    秦牧哈哈大笑,抬手想要拍拍他肩膀,怎奈够不着。

    都天魔王慌忙佝偻着身子,秦牧终于拍到他的肩膀,心满意足道:“没错,都天老哥还是如此聪慧过人,一眼便看出不对。这次征战太虚,只是十天尊不愿意损耗自己的势力,故意派些人送死罢了。”

    都天魔王满面风霜,有如刀削斧劈,显然这些年并不好过,勉强堆起皱纹拼成笑容,怯懦道:“那么天尊,我都天的百姓能否请天尊庇佑?”

    秦牧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没有说话。

    都天魔王噗通跪地,深深埋首,道:“都天世界的魔族,已经所剩不多了,还请天尊赏条活路!我自知早年对不起天尊,得罪了天尊,愿意伏首待诛。”

    秦牧摇头道:“起来吧。我那延康尚且自身难保,哪里还有领地去安顿你的族人?”

    都天魔王连忙道:“天尊先帮我守住族人,我去太虚立功,有了军功便有了领地,我便接回族人!”

    秦牧失笑:“你去太虚,是送死啊。别说你,就算是凌霄境界,帝座境界的存在,进入太虚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军功,你半点也捞不到。”

    ————祝穿窗,佛系男神,生日快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