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山沟皇帝

第四百六十四章 找谁都没用

    大唐王朝的官员们本来也没几个指望着自己现在就能够那多少钱,享受什么荣华富贵,大多投贼的人都有这一颗为日后的融化富贵搏一把的心思。

    基本上都是有心理准备,知道前期不可能享受多好的荣华富贵,不过即便是如此,在击败了祝志海的贵州省军,派遣北上、西进、南下三个支队后,为了彰显大唐王朝的皇家气派。

    同时也是为了切切实实的解决目前大唐王朝官员,尤其是中低级官员养家难的问题,所以这俸禄还是被执行然后发放了下去。

    这一点还是让梅平东比较欣慰的,虽然一年拿个九百多两银子,一千两银子都还不到,这和明王朝那种随随便便当三年县令都能捞好几万两银子比起来不算什么,但也算是切实的改善了大唐王朝的官员们的生活水平。

    但是这账上明明说自己的每个月的俸禄有八十多两,但是到手的只有六十多两银子,这就让梅平东他们有些想不通了,在还没有白银大量内流的情况下,这十多两银子可是相当的多,这年头明王朝的尚书大人们,一年也就一百多两银子俸禄而已,这平白无故少了十多两银子他们不愿意啊!

    一开始梅平东和其他人一样想不通啊,但是后来逐渐也是想开了,这不就是明王朝里的漂没吗,上头给一百两银子下来,漂没个三五成正常的话。

    虽然这么想给想通了,但平白无故就少了这么多钱这要是说不心痛是不可能,心甘情愿也是放屁的!

    要是财政困难,你不发也就不发了,大家伙也没说什么啊,想当年黄竹山时期,他们一毛钱不拿,但是也照样干活啊。

    等到了拿下正泰县时期,他梅平东每个月只有那么区区三四两银子补贴家用,但是他也是继续干啊。

    怎么这大唐王朝规模越来越大,表面上给大家伙的俸禄也是越来越高了,但是为什么就是越喜欢搞这些弯弯绕绕呢。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个税的提出是李轩所提出的,并且也只局限在官员的俸禄里施行,而且克扣的税额其实也是经过仔细算过的,因为本来给县令级别的官员俸禄,就只有六十四两银子而已,但是李轩愣是让提高到了八十多两银子,然后再来一个扣税。

    他的目的自然不是说为了克扣官员们的俸禄,而是为了建立缴纳个税这个观念,为后期,也许是几十年后向全社会推广做一个铺垫。

    所以才会有了这么一个脱裤子放屁的政策!

    此时梅平东一边心痛着自己被扣掉的俸禄,一边是看着眼前这些愁眉苦脸的士绅商人们。

    看着他们的脸色这么难看,梅平东的心情就是莫名其妙好了起来,老子都要被扣税,你们竟然想要逃税漏税,而且还找到老子衙门上来,看老子,不,本官等下怎么摆布你们。

    当即就是轻咳了一声,然后道:“诸位都是我怀远县栋梁,怎么今天都跑到县衙来了!”

    梅平东一开口,下头的众多地主和商人们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个看样子已经是有六七十岁,身子都是直不起来的老头子上前了两步开口道:“启禀梅大人,草民等有冤情陈述!”

    听到梅大人这个称呼,梅平东又是暗爽了一把,今天也不是他们第一次来找他了,之前就看来找过几次,一开始都是架子摆的特别大,一点都没有把他这个大唐王朝的怀远县县令放在眼里,甚至连一句大人都不肯说。

    但是在梅平东连续拒绝了他们的求见后,这些人终于是放低了架子,态度越来越低微,这个时候,梅平东才是接见了这些人。

    此时,梅平东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只有一点点长的胡须,然后道:“如有案件,尽可去找县巡警局报案,如果是我大唐有官员贪张枉法,你们也可去找县督察院,找本官却是为何?”

    听到梅平东怎么一番话,低下的老头子简康心中暗骂一声,你以为我们没有去找过啊,找了啊,但是没用。

    “回禀大人,是那农业税和商税的事,王师来到怀远县,按照道理来说,捐献军资是小人们的,不说三五千两银子,就算是上万两银子,小人们咬咬牙也能支应过去,但是这一年就收好几千两银子,这实在是,实在是难以为继啊!

    县巡警局和督察院小人们都去找过,但是没用啊!”

    这大唐的什么巡警局虽然是说是肩负捕盗破案等事,但是一听到他们说是要告税务稽查队的人,立马就摇头说这事不归我们管,你们应该去找有关衙门。

    他们跑去找据称是稽查百官的县督察院,然后那群王八蛋也是一个鬼样子,说税务稽查队不归他们管。

    最后他们跑到了县税务官衙门,这刚进去呢,这还没说税务稽查队的话呢,人家劈头就问:“你们家欠的那些农业税还有商税什么时候交啊?”

    要是自己愿意交税的话,那里还会这么多麻烦事啊!

    当时怀远县城破的时候,城内的士绅和商人们逃跑不及,很多都是被堵在了城里,大唐陆军攻克怀远县后,又是连续执行了好几天的戒严令,并不许闲杂人等进出城。

    而等他们城内的这些士绅可以离开的时候,人家已经是拿着名单找上门来!

    想逃跑走人?

    可以,先把税交了再说!

    不交,那你也就别走了,而死活赖着,那么税务稽查队的人就不会仅仅是骚然那么简单了,但时候就会变成抄家了。

    有些人惧怕大唐王朝这些反贼滥杀无辜,一心想要投奔光明而自由的大明王朝,很快就是缴纳了银子然后带着一家老小出城,老宅和田庄在还是派遣几个信得过的管家和下人看管而已.

    但是一些不放心家业以及不相信大唐王朝会无视他们这些士绅地主的声音,所以就大着胆子留了下来.

    大唐王朝自然是没有无视他们,反而还很重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清理出来了名单,然后开始按照名单收税了。

    一些胆子比较小的,比较看的开的人,想着舍弃一些钱财保住身家性命的,也就交了。

    毕竟兵荒马乱的,这有大军打过来了,这犒军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无非就是多少的问题而已。

    但是也有一些胆子比较大,又或者干脆就是舍不得的却是一直拖着没给,对此县税务局自然是不会客气的,税务稽查队三天两头上门,都不是直接上门骚扰,就是查封他们的店铺,收押他们的掌柜,伙计之类的。

    而梅平东还知道,如今还只是最初级的手段而已,如果他们还继续不交,接下来税务稽查队那边的人就该杀鸡儆猴了,会选择一家或者两家直接抄家。

    而这还只是查封家产而已!

    如果这都还不能震慑他们,那么接下来就该杀人了!

    会选择一家态度最恶劣的地主或者商人直接抄家灭族!

    往往这么一套功夫下来,这些地主和商户们大多会出现两个极端化,一个极端就是立马乖乖交税,而剩下一个就是拿起刀枪,叫嚷着老子就是不叫,有本事你咬我啊。

    而交税大多是没什么根基,根据地的商人,中小地主,而武装抗税的大多都是大地主。

    遇上这种事没什么好说的,直接请捕盗营或者正规军出马,大军一出,全都灰飞烟灭!

    深知这一切的梅平东甚至都有些同情他们,这捞银子多么不容易啊,除了极少数的暴发富之家外,大部分大地主都是祖祖辈辈处心积虑多年,一步步从破家的贫民手中低价购得土地,然后让他们给自己当佃户!

    这多少年的心血啊,他们容易吗?

    不容易啊!

    说起地主就得说土地兼并,而每个朝代的土地兼并都是一部部残酷无比的血泪史!

    兴许地主里有为人是好的,比如说其实很多地主购置的土地都是以正常手段购入的,因为古代农民的抗风险能力实在是太差了,稍微有点天灾人祸,就很容易出现出售田地的事情。

    但是同情归同情,他却是绝对没有为他们撑腰的想法,你有多少田地本官不官,但是有多少田就交多少税,少一毛都不行!

    本官都交税呢,你们竟然不想交?

    再说了,你们不交税的,先不提前线的大军吃什么用什么打仗,问题是自己这些官员们的俸禄从哪里来?

    我们大唐王朝厚待百官,这俸禄给的可不低啊,支出这么多总不能靠那么点泥腿子啊!

    所以大地主大商人必须交税,这是大唐王朝内部的统一认知。

    这种税,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尤其是在梅平东这些人看来,更像是一种报复,谁让他们以前都支持伪明的,见到我们大唐王朝都说是伪唐贼军。

    现在好了吧,落在我们大唐王朝的手上了,不把你狠狠的搜刮几层皮,都对不住我们大唐王朝源远流长的土匪传统!

    当即梅平东露出一个笑容,面色和蔼道:“这税收一事啊,你们找本官,本官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啊,你们应该去找有关衙门!”

    心中却是暗道:找谁都没用,哪怕是直接上奏折给天子李轩,都会石沉大海!

    此时下头有个不长眼的人却开口问:“敢问大人,不知这有关衙门是?”

    梅平东当即冷哼一声:“哼,送客!”

    靠,你问我,我问谁去?
Back to Top